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8 05:29:23

最新章节: 阳光晒在身上很是温暖,让莫清鸢一瞬间有种忘却一切的冲动,小猫仔在一侧小声的叫唤,云雅正一边煮茶,一边瞄了一眼小猫仔,小猫仔吓得想要躲开,却被莫清鸢一把抓上来。放到肚子上摸着小猫仔的脊背。莫清鸢有些开心,虽然看不到了,可是这一伸手,还是很容易就把小猫仔抓到了呢。云雅正觉得小猫仔有些碍眼了,真的是一点

十三 入京

“嗯嗯,我会的。”旭阳很是开心,双手抱着这珠子。焰生在一旁看着这诡异的一家三口,怎么看都有点奇怪。

“既然东西拿到了,我们……”莫清鸢正要说出去,就看到旭阳已经将珠子吞了,瞬间转变要说的话,“你就这么直接吞啊。”

“嗝”旭阳一个饱嗝让莫清鸢一颤,这是在消化?

“爹爹,嗝,这个,嗝,只能这么嗝……”

“好了好了,吃了就吃了。你不用说了。”莫清鸢赶紧拦下他。

“好饱啊。娘亲,嗝,我要睡觉。嗝。”说着朝着夙念云伸出双手。夙念云低下身子抱起他。旭阳在他怀里找了个位置,乖巧的睡了起来。刚刚还在不停的打嗝,这会儿已经安静下来。

“已经睡着了。”夙念云抱着他也是发现的最早。

“这也太快了吧?”莫清鸢觉得很不可思议。“比我还厉害啊。”

“我们出去吧?”夙念云问道。莫清鸢不在感慨,直接拉着两个人出去。萧月楠在外面正和师弟们对着树攻击,却是一点效果不见。正着急呢。三个人已经出来了。

“你们可算是出来了,没事吧?”一见到三个人萧月楠觉得很是亲切啊。

“我们没事,缥缈宗的人呢?”莫清鸢四处看了看问道。

“哦,他们走了,不过我觉得他们还是会找你麻烦的。你可要小心啊。”萧月楠随口说道。

“嗯,知道了。”莫清鸢也没当回事。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嘛。

“阳阳这是怎么了?”

“在里面有奇遇,估计要进阶了。”夙念云没说太明白,虽然他们知道旭阳的真身,但是这颗珠子的问题,夙念云觉得还是保密的好,同时看了一眼莫清鸢。

莫清鸢点了点头。这种事情她自然是不会说的,至于焰生,更是沉默了。

“时候不早了,我们走吧。”莫清鸢看看太阳问道。

“走走,早就想离开这个鬼地方了。”萧月楠嘟囔道。

夙念云抱着旭阳率先行动,萧月楠紧随其后,莫清鸢走在最后,随手丢下一块金子在树边,随便留下三个字,才跟着众人离开。三个字显然就是安家费。毕竟这树妖盘根错节的在这村子地下,差不多覆盖了整个村子,躲在远处的村民看着被毁的村庄心疼不已。

直到两个胆子大的年轻人带着金子回来,众人才开始重新安置。

马车继续缓慢的行驶,夜晚的路途很是安静,在清晨时分,马车已经到了咸禾城。

一路上旭阳一直在沉睡,到了城里也没有醒。莫清鸢觉得时间还够,于是也就在城里停留一天。

在咸禾城安静的休整完,众人才继续上路刚出城门没走多远就听到有人让停车,莫清鸢好奇的从车窗往外看。就见到之前出现过得缥缈宗的那个叫问荆的姑娘。

莫清鸢直接退回去,这个姑娘刚开始见,莫清鸢只觉得是个被宠坏的大小姐,可是后面的事情,已经不是被宠坏所能说明的了。

明明很是精致的面容,现在看起来反倒失了几分美。

马车里只有莫清鸢和旭阳两个人,外面的事情莫清鸢没去注意听,只是摸了摸旭阳的额头,今天一大早他的额头就变得有些冰凉了,这会儿更是。

莫清鸢正准备查看一下具体的情况,车帘被掀了起来,“鸢姑娘,好久不见。”

“不久,下去。”莫清鸢说着随手一道灵力甩过去,问荆没能上来,转而怒瞪着她,“你……”

“焰生,陌生人禁止靠近。”莫清鸢丝毫不给她说话的机会,这姑娘上车时满脸的得意真以为她看不出吗,夙念云留下她,不代表她莫清鸢也会留下她。

“是。”焰生本来就不喜这人,这会儿听了命令自然是执行的。

“夙师兄,你看她。”问荆转而朝着夙念云委屈的告起状。

“我家的马车,就是你爹来了,我说不让上来就是不让。”莫清鸢不等夙念云说话直接说道。

“问荆师妹,这马车确实是人家鸢姑娘的。”萧月楠凑在车顶说了句。

“那夙师兄,我们御剑或者是让火麒麟带着我也行的。”

“抱歉,我们历练的方向不同。”夙念云不想和她说太多,只可惜这姑娘明显不懂这些了。

“没关系的,我可以跟着你们一起的。”

“焰生,走吧。”莫清鸢见这人还在扯皮,直接催促道。

焰生直接驾车而行。

“问荆师妹还是去找你们缥缈宗的师兄弟吧。告辞。”夙念云说完飘然而去。问荆在后面气的直跺脚。

没一会儿夙念云已经进了车厢,莫清鸢没有理会他,这会儿已经在检查旭阳的身体状况了。

“怎么了吗?”夙念云问道。

“那女人没跟来吧?”

“没有。”

“阳阳的身体比之前冷的厉害,我怕那女人发现不妥。”莫清鸢直接说道,顺便也说明自己不让那人跟来的原因。

“嗯,我看看。”夙念云也没在意,只是过来检查旭阳的身体状况。

一道黑色的灵力出现,莫清鸢震惊了,这人不是仙门的吗,怎么会有暗系的灵力,这东西不是被仙门所厌恶的吗。

夙念云丝毫没有介意莫清鸢发现自己身上的秘密,或者说他很放心莫清鸢不会说出去。

“应该没什么问题,他还在吸收那些灵力。”夙念云收回手说道。

“你居然还会暗系?”莫清鸢有些好奇的问道。

“嗯,我师父知道。”夙念云显然明白莫清鸢好奇的问题,直接说道。眼中却有着莫名的情绪闪动。

“原来你师父这么开明啊,你们门派还收人吗,收的话到时候我和焰生从学院结束之后就去呀。”莫清鸢感兴趣的问道。

“师父常说看缘分。”夙念云眼中带着笑意似是而非的回答。

“缘分啊,说不定真有啊。”

“哦?”夙念云也好奇了。

“毕竟孩儿他娘嘛。”莫清鸢笑着说道。夙念云嘴角抽了抽,这称呼不会是要伴随他一生了吧。

“孩儿她娘,记得照顾一下孩儿他爹呀。”莫清鸢拍拍他的肩膀笑道。

马车依旧在笑谈中前行,问荆并没有从咸禾城离开,毕竟她爹缥缈宗的宗主问龍阗马上就要来了。

阳春三月,前往京城的马车以及人多了起来,毕竟皇家学院每年三月开始收人,大量的修炼学者纷纷进京,期待着自己能够学成。

莫清鸢一行人也在这时候进京,到了京城,一行人就分开了。萧月楠带着自家师兄弟去自己家,而莫清鸢却是不愿意去,毕竟这时候她要报名,还有其他的事情,自然不能去了。旭阳则是跟着夙念云前去,毕竟现在他还在昏睡中,莫清鸢忙起来也看顾不到他了。

焰生进京之后悄然离去,莫清鸢也跟着消失。两个人的消失自然不会有人注意到了。

莫清鸢连问带找的到了京城莫家门前,心里突然出现一种特别的感觉,莫清鸢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胸口,“我带你去看看吧。”话语极轻,似乎只能自己听见。

走进附近的小巷,人已经不见了。莫家大院中,这会儿花草树木纷纷随风飘舞,莫家木系的人有些诧异,这是附近有什么特殊的灵草了吗。

所有的院落这会儿都已经有些警惕。毕竟木系的灵力师已经觉得不正常了,那么他们自然不能放松警惕。

“朋友,既然来了就请现身相见吧。”莫家家主的话也在这动静过来的时候传来。

然而他们警惕到最后,这位外来客只是引起一丝风吹草动。随后便是风平浪静了。

莫清鸢只是简单地看了看莫家,并没有什么动静,毕竟她也不是要来找事的。不过让他们紧张一下还是可以的。

随后莫清鸢就离开了,莫家在警惕中度过一天,却已经不是莫清鸢考虑的问题了。

她回到和焰生分开的地方就见焰生已经在那里等她了。

“找到地方了?”莫清鸢过来坐到车上问。

“嗯,已经找好了。不算太大。”焰生简明扼要的回答。说着将手里的钥匙递给莫清鸢。

“好,出发吧。”

马车在城里穿梭,很快停在一户人家门前。莫清鸢手里晃着钥匙下车前去开门。

院子不大,一眼就可以看清,左边三间厢房,右边一个厨房,厨房边上还有一个杂物间,正前方是正房。

焰生将马车卸下来,将马栓在马厩中。莫清鸢已经差不多转了一圈。

“这地方不错嘛。”说着过来摸了摸马头。“那头小毛驴记得带回来。”

“好。”焰生说着出门去了。而莫清鸢继续喂马,没一会儿,焰生已经带着一头毛驴进来了。

这家伙一进来就开心的奔向莫清鸢身边的马旁边,兴奋的叫了两声。随后两个共患难过得动物已经难得交流起来。

家里一切东西都是新的,焰生在去接人之前已经准备好了一切。

两个人也就各自去自己房间休整。

清晨阳光升起来的时候,焰生早早地出门了。没一会儿已经按照莫清鸢的要求从市场买了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