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8 05:29:23

最新章节: 阳光晒在身上很是温暖,让莫清鸢一瞬间有种忘却一切的冲动,小猫仔在一侧小声的叫唤,云雅正一边煮茶,一边瞄了一眼小猫仔,小猫仔吓得想要躲开,却被莫清鸢一把抓上来。放到肚子上摸着小猫仔的脊背。莫清鸢有些开心,虽然看不到了,可是这一伸手,还是很容易就把小猫仔抓到了呢。云雅正觉得小猫仔有些碍眼了,真的是一点

一百九十 旭阳来了

“这件事我会调查的。”长老脸色不好的说道。

苗云还想说什么只是看着长老的脸色,觉得说不定是这位长老说出去的了,瞬间也是无语了,谁也不曾想到居然问题出在这里啊。

“这是我听内门的一位师兄和炼药系的人说的。”范江舔了舔嘴唇说道。

莫清鸢皱眉,所以还是炼药系的人喽。

“那么你是不是该把药材给我了?”范江眼中有些激动地说道。

“哦,我刚才说考虑一下,我考虑过了,不能给你。”莫清鸢随意的将玉牌收回来说道,苗云发过来的消息她已经看到了,自然也就不需要说什么了。

“你耍我。”范江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危险起来。

“耍你又如何?”莫清鸢看着他笑着回答。

范江眯着眼睛看着她,上次见到的时候就觉得不简单,现在更是觉得……不等他发出命令,小院中有人已经从莫清鸢的背后开始攻击,白彦刚要上前已经被人缠住。

而莫清鸢只是微微侧身,顺手就将抓住了攻击的人的手,随意的往他背后一拧,脚下也跟着一踹,人直接跪在桌子旁,下一个攻击的人也跟着过来了。

莫清鸢随手将手中的人丢出去,然后脚下一用力将人踩在脚下,至于新的人,虽然多了不过也在她手中像是不会功夫了一般的被踹在了地上。

其中的人终于想起来自己的法术,一瞬间各种的攻击朝着莫清鸢身边而来。白彦想要上前却被李勋直接打断。

莫清鸢轻轻一笑,四周的灵气也跟着冻结,缓缓地起身,四周皆是被冰封起来的水火藤蔓之类的。抬起手轻轻一碰,瞬间碎成一地。

也就在这时候,小院的结界直接受到了攻击,一瞬间众人直接看过去。莫清鸢有些惊喜,因为结界外面的居然是许久未见的旭阳小可爱。只是这会儿小可爱显然有些生气的。

旭阳确实是生气的,好不容易闭关出来了,知道自家爹爹在外门,更是坐不住了,直接要过来看看,萧月楠不放心,自然需要陪着。只是没有想到,原本还是很激动高兴的旭阳来到这个小院之后变得生气起来。

因为他看到了结界中莫清鸢居然被人围攻了,虽然知道自家爹爹本事不低,可是在这里被人围观,显然是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旭阳生气的后果就是破了这里又五六十个人设置的结界。结界破裂的瞬间,广场上的长老们也有所察觉,原本就派了人去小院,这会儿更是坐不住了,这个破坏力好像是夙念云带回来的那个小祖宗的吧。

结界一破除,院子里有些人气血不稳的吐了血,显然这结界设置的时候也是费了不少的心血的呀,而现在就被旭阳给破坏了。

见到结界外面的人,院子里的人不敢说什么了,这个小孩他们都是知道的,也是一个没有经过路障直接进入内门的,当初据说外门也去争取过,只是这小孩在外门打的那一架,让大家知道,人家只能去内门的。

而现在,居然来到这里,众人一瞬间恐慌起来。

旭阳绷着小脸,直接跑到莫清鸢身边,顺手抱住莫清鸢的腿,蹭了蹭,才喊道:“爹爹,阳阳好想你啊。”

“为什么我觉得你是想念我的须臾果呢。”莫清鸢笑着摸着他的脑袋说道。一瞬间小院的人也惊呆了,他们都知道这小家伙一直叫夙念云娘亲的,就算是怎么说,都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叫的。不少的门内女弟子都等着当他的爹爹的,然而现在却告诉他们这娃子有爹了。

“哼,爹爹好坏,阳阳明明是来救爹爹的。”旭阳仰着一张委屈的小脸说道。

“嗯嗯,阳阳好厉害呀。不错不错。”莫清鸢从善如流的夸赞道。

“我说,你俩差不多得了。”萧月楠靠在一旁门框上无奈的说道。

“你居然出来了?不是说在闭关吗?”莫清鸢有些诧异的说道。

“哇,师妹原来还记得我啊,前两天我去找你的时候你跑那么快干什么呀。”萧月楠先是夸张,随后直接质问。

莫清鸢楞了一下,有人找自己吗,“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找过我?”

萧月楠瞪她,随后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跑的太快了。”

“你二人为何在此?”长老的声音传来的时候,萧月楠怔了一下,随后才转身行礼。“参见长老。”一瞬间小院中的人脸色都变了,也跟着行礼。

“嗯,小阳阳你在内门练功,到这里做什么?”内门长老觉得这小院中的情况应该都是旭阳造成的,毕竟莫清鸢在他们过来之前已经将地上的冰粉碎,现在除了草叶子上面的点点冰晶,丝毫看不出什么了。

“回长老,阳阳来见爹爹。”旭阳在莫清鸢身边也跟着行礼说道。

内门的长老愣了一下,随后嘴角扯了扯,这称呼,真是让人郁闷的啊,就是不知道夙念云是怎么忍受的。

“外门弟子集合,你们为何不去?”剑修道的宗师等不及的说道。

“禀宗师,我、我等实力太低。所以……”范江低着头眼珠子转了转说道。

“哼,胡说,你们明明在欺负爹爹。”旭阳指着他气愤的说道。

“你们可是私下斗殴?”剑修道的宗师皱着眉头问道。

“不、不、我、我们只是切磋一番。”范江也害怕起来,门内规定弟子私下不可斗殴,想要比试,可以去比试台。

“切磋到将人都打伤关了起来。”莫清鸢笑眯眯的说道。一瞬间诸位长老的目光再次聚向范江,范江直接跪在地上,慌张的解释道:“不、不是这样的,宗师,是孟飞他,要和李勋闹着玩,才会受伤的。”

“去将人带出来。”宗师示意身后的人说道。莫清鸢拉着旭阳到一旁,给那些人让开位置。内门的长老看着莫清鸢,没说什么,这丫头之前在内门的时候见过的,虽然带了外门,不过大家都觉得这丫头应该很快会到内门去,只是现在好像没有什么动静。也不见外门的宗师推荐。

“丫头,你现在在那里修炼?”内门的长老直接问道。

杜清藏在众人后面,虽然也害怕只是这会儿显然不能算是她的问题,只是见到内门的长老和莫清鸢的关系这么好,不免有些后悔了,若是当初没有将事情告诉钱锐,而是自己也跟着莫清鸢的话,是不是现在就不一定了呢。

而不少的人已经开始怀疑莫清鸢的身份起来,不说旭阳叫她爹爹,就是内门长老的态度也看得出来这姑娘不简单的啊。而荀鱼则是有那么点点担心,毕竟自己使了计,才让莫清鸢去了药园,若是被人发现。深深的舒了口气,自己安慰,这件事是她的师父同意的,自己只是没有说出莫清鸢的名字而已。

“我,我现在看守药园呢。”莫清鸢随意的说道。

“什么?”一瞬间几位长老都惊讶了,甚至是炼药系和种植道的宗师都惊讶了,内门传递的消息不是要入门学习的吗,怎么就去看守药园了。木修道的于宗师也皱起眉头,因为他想起来之前的时候荀鱼向他禀报的那个人,自己好像让她去看守药园了,只是没有想到就是这个人了。

一瞬间有些后悔当初为何没有问一下名字。若是问一下,是不是现在人就进入了木修道呢。

莫清鸢对于他们的惊讶有些不解,虽然自己是想去学习治疗术的,但是人家不愿意要,反而是让自己去看守药园,莫清鸢不觉得有什么,毕竟她的木系确实不怎么地,而且达到的高度也不会太高。

“是谁让你去的?”内门的长老一瞬间气愤起来,若是知道进入外门是这么个结果,说什么也要将人留在内门的啊。外门的长老也面面相觑起来,早前就和这些宗师说过了会有一个木系的小天才过来,虽然只有二阶,但是手法绝对熟练的,现在怎么就给分配到看守药园了呢。

莫清鸢看向人群中的荀鱼,指了一下说道:“那位荀师姐给的任命书。”众人随着莫清鸢的手看过去,荀鱼吓得直接跪下,慌忙说道:“不管我的事的,我,我将师妹的事情告知了……,是……是我的错。”荀鱼没敢说明白,但是大家也反应过来随后看向了木修道的宗师。

莫清鸢不明白的跟着大家看过去,旭阳却在这时候拉了拉莫清鸢的衣袖,莫清鸢低头看着他。就听到旭阳小声的问道:“爹爹,你看守药园的话,阳阳想要什么药材是不是都可以?”

这话让几位长老和宗师嘴角抽搐,这孩子果然还是惦记药园的啊,内门的药园虽然也被惦记,只是他只能趴在结界上流口水,却进不去,而现在外门的药园,只要莫清鸢能进去,那么带着旭阳进去还是很容易的啊。

“你想吃什么?”莫清鸢直接问道,药园里的药材不算是她的,若是被吃了,估计她赔的不少,还是自己给他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