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8 05:29:23

最新章节: 阳光晒在身上很是温暖,让莫清鸢一瞬间有种忘却一切的冲动,小猫仔在一侧小声的叫唤,云雅正一边煮茶,一边瞄了一眼小猫仔,小猫仔吓得想要躲开,却被莫清鸢一把抓上来。放到肚子上摸着小猫仔的脊背。莫清鸢有些开心,虽然看不到了,可是这一伸手,还是很容易就把小猫仔抓到了呢。云雅正觉得小猫仔有些碍眼了,真的是一点

二百零九 来人

等到最后一个水云阁的人离开,玄青子才迫不及待地去了阵法中,只是阵法中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甚至就是那结界中的山洞都是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的。

至少他是没有看出什么特别之处的。

时间过得很快,就算是每天都来这阵法中等着,玄青子也觉得过得很快,这地方暂时只有他自己过来,甚至是旭阳委屈地看着他,他也没带,当初就是带着夙念云过来看看,就让夙念云这些年来被暗系困扰,若是将旭阳带过来。

玄青子不敢想后果,毕竟旭阳不是一般的人,原型就是妖兽来的,若是被这暗系的灵力缠绕,那就真的变得魔兽了啊。到时候不说夙念云会不会难过,他害怕的是莫清鸢一气之下离开了,那才是损失呢。

毕竟经过三个月前的丹药事情,炼药宗的人居然派过来一批弟子过来交流学习,现在炼药宗的弟子一到来,让炼药系的弟子们纷纷有了压力,一个个都是铆足了劲儿想要在这次的交流中取VDE好点的成绩。

水云阁的阁主觉得这个交流学习的办法不错,于是也将自己的门中的人送过来了,甚至还说明若是清玄门的人想过去学习也是欢迎的。而张欣和肖蓉蓉就在这次的交流之中,对此两个人纷纷表示阁主的决定很是英明。

不过显然水云阁的阁主见多了这样的马屁,直接教育两个人,不说将莫清鸢的本事学个十成十,就是学个一两成,也是好的。

对此张欣和肖蓉蓉都点头表示同意,毕竟两个人对于能够和莫清鸢一起学习还是有些兴奋地。至于学到什么,张欣觉得跟着莫清鸢学到的东西都是有用的。

至于其他的门派也开始有样学样,一瞬间,清玄门聚集了各个宗门送过来的弟子们。

对此玄青子全权交给了玄霄子几位师弟处理,而他现在需要的事情就是等着太师祖出关。对此玄霄子几个人也表示认同,毕竟若是太师祖恢复了,那对于他们清玄门也是一大助力。

而对于这些新来的弟子,玄霄子几个人商议了一番决定按照门中规矩过得了金桥的,就让其在内门学习,至于过不了的,只能暂时留在外门学习,而这次的金桥试炼,也算是对这些人的优待,毕竟现在还不是金桥试炼的时候。

对于这些人人表示接受,毕竟他们早就知道清玄门的金桥试炼不简单的,听闻心中杂念越多的人越是过不了金桥,至于过得了,都是心智坚定之人,这东西还不是和幻阵一样可以靠着法宝取胜。

在金桥上任何法宝都会失灵的,就是飞行也是不行的,因为没一个飞行的人都会掉入彩云之间。

至于提前过来学习的炼药宗的人也纷纷过来参加了,毕竟他们也是交流学习的,自然不能例外了。尤其是这些对手都在,到时候随意说起来,说道自己不敢过清玄门的金桥,那才是让人无语的呢,所以现在直接趁此机会,更何况也听说这金桥的特别之处。

外门的人再次聚在山下看山顶的热闹。至于张欣和肖蓉蓉已经从焰生那里直接默默只是按照吩咐才去的金桥对面,所以两个人也只是在金桥这边看看热闹,或者说看看会不会和修睿说的那样,这金桥是模糊的。

而这天,外门的弟子都觉得挺搞笑的,那些一个个自信满满的其他宗门的人,一个个就跟下饺子一样从桥上掉下来。

至于通过的自然也是有的,不过比较少就是了,外门的弟子对此还是很满意的,毕竟他们最少都是修炼个三年才来闯闯金桥,有时候还会掉下去的,而现在,这些人初次到来,就能直接去试试,已经是让他们羡慕的呢。

张欣没有上桥,她只是在桥头看了看,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这金桥一点都不是金色的,反而和小时候玩地跳格子很相像,因为居然是一个方块一个方块,至于中间空隙的地方。张欣觉得靠得有点远,不确定究竟有多远了。

随后自己默默地退后,肖蓉蓉也看了看,眼前并没有什么金桥,有的只是朵朵云彩,肖蓉蓉知道现在的自己并不能过桥,毕竟一个看不到的桥,说能知道究竟下脚的时候是桥,还是踩空呢。

两个人退到队伍的最后,水云阁中还是有弟子直接嗤笑了,毕竟对于肖蓉蓉的实力能够进入仙门,对她而言就是就是个笑话,你看看遇到的这些宗门,那个不是看她们的眼神怪怪的。

张欣正要说话,就被肖蓉蓉拉住了。现在不是在自家宗门,若是在这里吵架,只会显得她们水云阁的人不团结,对此别人的耻笑,肖蓉蓉表示自己听多了,早就不在意了。张欣有些心疼没有说话。

对于送他们过来的长老确实微微皱眉,怎么也没有想到进宗门五年的饶青居然比不过一个刚进入宗门的小丫头。

张欣和肖蓉蓉对着长老行礼说明下面等候的朋友的时候那长老有些惋惜,但还是点了点头。随后两个人才离开。

目送着两个人离开,那长老觉得饶青若是不能过得话还是带回去比较好,毕竟这次过来交流学习的目的是和那位能够种出进阶药材的人搞好关系,明明知道张欣和肖蓉蓉是那人的朋友。饶青还敢这么做,简直就是没听从阁主的话。

张欣和肖蓉蓉两个人一边下山一边交流,“现在这里各宗门弟子都有,所以你要注意一下,不要让人觉得咱们的人不团结。”肖蓉蓉小声地提醒。

“哼,我就是看不惯她,你也真是的,她那么欺负人,你居然还能一忍再忍。”张欣有些心疼地说道。在水云阁的时候饶青就时不时地找蓉蓉的麻烦,而现在居然还是如此。

“没事,毕竟我现在不能进阶,不就是会让人笑话的嘛,正好咱们说说那金桥,你看到的是什么呀?”肖蓉蓉笑眯眯地说道。

张欣嘟着嘴,随后才缓缓地说道:“跳格子。”肖蓉蓉表示自己不太明白,张欣见状直接选了块还算是平整的地面,开始在原地跳起来。肖蓉蓉笑了,原来是这样的啊。

“你说我看到的是不是也是错的啊?”张欣有些怀疑地说道。明明之前取经的时候,修睿说看得不清楚,隐隐约约是个桥,却看得很是模糊。至于其他人模糊的程度更甚。而轮到她了居然是跳格子。

肖蓉蓉想了一下才说道:“也许这就是金桥的特色,每个人看到的不一样。”

“那你呢?你看到的是什么样子?”张欣好奇地问道。

肖蓉蓉笑着说道:“空白一片,只有山之间的云彩。”张欣张张嘴没有说什么,所以蓉蓉看到的究竟是桥,还是说没有呈现。

饶青运气不错,看到那漆黑的铁链,觉得自己还是可以过去的,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那铁链子居然断了,还是从她踏上桥的第一步。一瞬间她还迈出去的右脚成了笑话。

张欣和肖蓉蓉不过桥,至少人家还能说自己不想过去,而她呢,这算是重到把桥压断了吗。而现在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因为没有过桥的人不在少数。

炼药宗的人也有不少的人被留在了外门,一瞬间除了欲哭无泪之外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他们也想和苗云一样,要一个能够自由穿过的玉牌啊,可是现在根本就没有脸要。

进入内门的交给了内门的长老管理,至于留在外面的开始被自家长老教育。毕竟这么好地学习机会不要浪费。

至于水云阁的长老,则是直接表明了将要带饶青回去的消息,一瞬间饶青觉得晴天霹雳一样。直接质问原因。

而得到的答案让她很是无奈,因为她真的是已经欺负那个肖蓉蓉习惯了啊。“明明就是一个二阶的废物,为什么要留下她?”这算是饶青第一次真正地问出口。

水云阁的长老看了她一眼,冷冷地说道:“第一件事,这次仙门大比中赢得第一名的也是一名二阶的,第二,肖蓉蓉和那位能够种出进阶药材的人是好友,若是你也有这样的好友,宗门倒是也会对你另眼相看,至于第三,之前你们的比赛你熟了。”

饶青脸色变得不好起来,那场比赛明明就是她大意了。

“不要觉得是你大意了,若是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是会输。”水云阁的长老说完看着留下里的十名弟子,随后才说道:“不需要你们特别对待,张欣和肖蓉蓉,至少记住你们都是水云阁在外的形象。”

“是。”十个少男少女纷纷行礼说道。

清晨饶青是在失落中被带走的,若是知道只是因为自己在金桥前嘲笑了肖蓉蓉会是这样的结果,那么她肯定不会笑了,可现在已经晚了,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机会居然就这样丢了,回去后还不知道要怎么被老对头嘲笑呢。

热闹的清玄门经过这几天的休整,逐渐地恢复了正规,留在内外门的,都按照门内的要求选择自己想要学习的地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