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8 05:29:23

最新章节: 阳光晒在身上很是温暖,让莫清鸢一瞬间有种忘却一切的冲动,小猫仔在一侧小声的叫唤,云雅正一边煮茶,一边瞄了一眼小猫仔,小猫仔吓得想要躲开,却被莫清鸢一把抓上来。放到肚子上摸着小猫仔的脊背。莫清鸢有些开心,虽然看不到了,可是这一伸手,还是很容易就把小猫仔抓到了呢。云雅正觉得小猫仔有些碍眼了,真的是一点

二百二十四 木灵院动静

那些没有本命坐骑的,重新召唤就召唤了,他们这些拥有着本命坐骑的人,根本就收集不把他们的命当回事了,一瞬间大部分的人都离开了,至于是真的离开还是假的离开,没有人知道了。

张欣给莫清鸢写的信件,很显然现在还在焰生手中,只是莫清鸢并没有回来,所以焰生只能自己先看看,给两个人回了消息再说。

对于两个人信中所说的祭司殿的人在到处抓木系的人的时候,莫强也在她们回去的途中被她们救下来,带回了水云阁。焰生终于知道了事情严重了,也就直接将消息告知了长老。

长老们还没开始商议。水云阁的阁主已经亲自登门了。后面的事情,焰生并不知道,只是和张欣的信件中知道,众仙门阻止了祭司殿的行为,毕竟明明祭司殿在那些修炼的人眼中比他们仙门还要管用的,而这会儿居然名声下跌了。

但是对于这些祭司殿的首尊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有些愤怒的是这么多的人召唤,居然没有一个召唤到小猫仔的人。

之前虽然也召唤到了长相很一样的,结果却是一只虎兽,木灵院的召唤园中的坐骑差不多的都被召唤出来了,可是还是没有,那位看守召唤园的长老被勒令继续添补,而他根本就没有别的办法。

萧家祖母所养的猫也被借去,只是很显然并不是和其他的坐骑那般凶残的对待,毕竟萧家的地位也不允许。萧月茜现在已经不再学院修炼了,直接在家中修炼。毕竟现在已经没有木灵院了。

京城的慌乱修睿他们知道的不多,他们出去历练的时候,各方都已经安静下来了,至于暗中的进行,这是谁也不知道的事情了。

“好了,你别再闹苗云了,还有一年多的时间,好好修炼吧,争取大家一起进入内门。”修睿的话言松还是点了点头,小院中是热闹的修炼。而剑山依旧是冰封状态。

一年多的时间过去的很快,再有一天就是金桥试炼的时候了。而剑山的冰封也终于出现了变动,这一个月以为,剑山的冰封就在产生着变化,夙念云有些激动的,只是同时也有些害怕。他害怕那梦中的事情成了现实,时至今日他一直在重复地做着那个梦。那个杀了莫清鸢的梦。

剑冢里看着石壁上已经退去的冰霜,云雅正知道莫清鸢很快就能苏醒了,只是右手拇指摸着食指上的碧玉戒指,有些恍惚。

莫清鸢只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梦,可是这梦居然还被她给忘记了,所以睁开眼睛的时候还是有些不适应的。看到身边的云雅正,莫清鸢却觉得有些安心,感觉这个场景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既然清醒了还要在这里躺多久?”云雅正的声音让莫清鸢直接委屈的看过去,随后就听到她说:“师父,徒儿刚恢复,很虚弱的。”

“呵呵。”云雅正说着已经起身离去,右手间的碧玉戒指很是温和,拇指轻轻地摩擦,就好像对待什么宝贝一样。

“夫、”莫清鸢才说一个字就觉得自己好像出现幻觉了,云雅正闻言嘴角却是扬起一丝笑意,右手食指间的戒指光泽好像更柔和了些。

“师父,你等等我嘛。”莫清鸢说着已经从石板上起身,随后跑了两步又扭头看着这剑冢,不知道为何,她总有种感觉,好像这里被她遗忘了什么东西一下,这种感觉一出来就堵在胸口,让她有些难过。

“还愣在那里做什么?”云雅正的声音传来,莫清鸢扭头,有些恍惚地说道:“师父,我好像把什么东西丢在这儿了。”声音有些低,云雅正还是听到了,手中转动的戒指而已停下来,随后摸着戒指缓缓地说道:“刚清醒就开始说胡话。”

随后直接离去,莫清鸢扭头看着他,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再次看着剑冢,她觉得肯定丢了什么。只是究竟是什么,她却毫无头绪了。

因为剑冢中一览无余,根本就没有能够藏东西的地方。

剑山的冰雪消融的时候,夙念云和旭阳已经守在这里的,这会儿自然也在的,莫清鸢恍恍惚惚地从剑冢出来,有些迷茫。

而原本在外门等着的夙念云听到旭阳说莫清鸢出来了一瞬间有些紧张了,着急忙慌地说道:“阳阳,等会儿你爹爹问起来就说我去闭关了。”说完人就直接离去了。旭阳眨了眨眼睛,有些不明白,怎么刚见到爹爹,就慌忙去闭关了。

而迷茫中的莫清鸢丝毫没有注意到,夙念云已经离去了,等到她抬头间就看到结界上趴着的旭阳,眨巴着大眼睛,正看着她。

莫清鸢一下子笑了,随后才走出去,旭阳笑眯眯的搂住莫清鸢的腿,莫清鸢蹲下来看着旭阳,摸了摸他的头,随后才笑着将他搂在怀里。

“爹爹,明天就是金桥试炼了,爹爹要去吗?”旭阳眼睛亮晶晶地说道,莫清鸢看着他的样子笑了,随后才说道:“嗯,要去的。”

“那我也要去。”旭阳拉着莫清鸢的手很高兴地说道。他要重新过一次金桥,要让大家知道,他才不是当初那个非要在娘亲怀里才肯过桥的人呢。

莫清鸢有些疑惑地看着他,明显是有些不理解旭阳为什么要再过一次金桥。想了一下才说道:“这件事啊,要问你娘亲才行呢。”

旭阳嘟着嘴嘟囔道:“可是娘亲说他去闭关了。”

“他说?”莫清鸢诧异了,有点觉得自己的智商不够用了,不然怎么觉得这个词这么怪异呢。

“嗯呢,娘亲说他要去闭关了。”旭阳点了点头说道。

莫清鸢有些疑惑,这就是说夙念云过来了,只是又离开了吗。莫不是害羞了,想到这里,莫清鸢也笑了,也不算什么大事嘛。

随后笑眯眯地看着旭阳说道:“为什么你要过金桥呀?”莫清鸢觉得这其中肯定有问题的,不过夙念云不在,自然也不知道他知不知道,而现在唯一可以的就是问旭阳了。

夙念云自然知道旭阳的理由,只是这会儿的他觉得自己应该有些不对了,所以才会匆匆离去。那个梦境,让他有些后怕,现在的莫清鸢正是因为她才会在剑冢中封印这么久,若是真的和梦中一样的话,自己真的是百死难辞其咎了。

“爹爹,我们快些走吧,晚了就报不了名了。”旭阳纠结了一下,还是没有说出原因来,而是直接拉着莫清鸢就要离开,

莫清鸢笑了笑,随后将自己手中剩余的青云莲交给旭阳,然后说道:“我看你娘亲暂时并不愿意见我,所以你去把这些青云莲送给他。”

“可是我想过金桥呢。”旭阳有些纠结了。

“放心吧,我再金桥边等你。”莫清鸢揉了揉他的脑袋。

旭阳笑着点了点头,随后直接离开,莫清鸢看着旭阳离开的背影,有些好笑,还真是第一次听闻这样的夙念云呢。

在金桥边并没有等太久,旭阳就已经跑过来了,很显然他是真得很想过金桥的。莫清鸢捏了捏他的鼻子,才说道:“你居然不担心你娘亲的情况。还敢出来。”

“嗯,娘亲今天肯定会没事的,我明天就可以陪着他。”旭阳理直气壮地说道。

莫清鸢笑着摸着他的脑袋,才拉着他走过金桥去。

外门这两天还是有些热闹的,莫清鸢的名字也被焰生报上去了,毕竟莫清鸢早就说过了,要和大家一起的。而现在都没出现,让他们还是有些着急的,只是有人在远远地看着那金桥的时候,却发现上面缓步走过来两个人,其中一个人很明显就是旭阳了。一瞬间外门的人觉得这是莫清鸢回来了。

莫清鸢从山上下来就看到外门的人看自己的眼睛有些奇怪,一瞬间莫清鸢有些不解,自己好像才刚刚活过来吧,没有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吧。

回到小院的时候,院子里已经有不少的人了,很显然都在等着她了。

莫清鸢看看这些朋友,才发现这段时间不见,大家都在进步了,也只有她保持了原样。

“原师妹,你可算是回来了啊。”言松笑着说道。

“毕竟要参与一下金桥试炼的嘛。”莫清鸢笑眯眯地说道。

“你都把金桥当成你家后花园了,还需要参加吗?”苗云觉得莫清鸢有些浪费,毕竟这金桥真的从来没见过有人这么走来走去的呢,还一点反应都没有的。

“那怎么能一样,这次过去了可就是内门弟子了。”莫清鸢笑眯眯地说道。

“大家都好好养好精神,争取明天的金桥试炼一次过。”言松笑嘻嘻地说道。

“哦对了,我去内门之前,说的学院的事情,怎么处理了?”莫清鸢突然想起学院的事情直接问道。

“仙门已经警告了,只是祭司殿的人让学院的长老们投票决定学院的去留,结果大家选择了听从祭司殿的安排。”众人沉默了,随后修睿才解释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