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8 05:29:23

最新章节: 阳光晒在身上很是温暖,让莫清鸢一瞬间有种忘却一切的冲动,小猫仔在一侧小声的叫唤,云雅正一边煮茶,一边瞄了一眼小猫仔,小猫仔吓得想要躲开,却被莫清鸢一把抓上来。放到肚子上摸着小猫仔的脊背。莫清鸢有些开心,虽然看不到了,可是这一伸手,还是很容易就把小猫仔抓到了呢。云雅正觉得小猫仔有些碍眼了,真的是一点

二百三十 夜入木灵院

算下来还是她比结界石好用很多的。

云雅正直接带着莫清鸢就去了木灵院,对于小徒弟的过往,他还是知道一些的。木灵院中之前所拥有的木之灵力现在已经少了很多,或者说是少的不能再少了,院子里的花草已经凋零的差不多了。

明明春暖花开之时,却是满园凋零之感。

“木灵院的院长长什么样子?”云雅正随意地问道。

“怎么?这里关的有人啊?”莫清鸢有些诧异。自己好像什么都没看到呢,这是怎么回事?

“嗯,地下室关的有人。”云雅正随意地说道。

莫清鸢闻言直接召唤木之灵力幻化出木灵院院长的样子,云雅正也只是随意的一瞥。带着莫清鸢就往木灵院的塔楼而去。

莫清鸢试着将自己的神识放出去的时候,却被云雅正拦住了,莫清鸢有些不解。

“小徒儿,这地方你只能当个结界石。”云雅正话语中带着些戏谑,而脸上却是严肃的表情,因为这里面有的东西按照道理来说不应该出现的。

莫清鸢闻言只是嘟了嘟嘴,没有说话,不让看就不看吧,反正等会儿就进去了。

塔楼设置的结界对于莫清鸢来说还是一如既往地好进。两个人得进去丝毫没有引起院子里守卫的注意。

莫清鸢从来没有来过塔楼,毕竟之前也没有什么需要过来的,那时候每天都有事情做,谁能想得起来这座塔楼呢。

再者来说,这塔楼虽然是最高的,不过还以为只是一座塔楼,所以大家也都没怎么在意。现在看来这塔楼的下面,还是有些东西的。

一直下到地下,莫清鸢才远远地看到那困在石盘上面的人,那个人凌乱的头发,丝毫看不清是什么人,只是他身下的石盘还是看得一清二楚,而看到的时候莫清鸢惊讶了,这个石盘,是西城天景氏一族的宝贝啊,居然会在这里。

“这东西怎么会在这儿?”莫清鸢诧异的同时,自然也是直接问出声来,而这话也只有身边的云雅正听得到。

云雅正没有说话,不过同样的脸色不好就是了。显然也是人的眼前的这个东西的。

虽然不明白这东西为什么在这里,但是距离的近了莫清鸢已经发现那石盘上的人是谁了,这石盘有个好听的名字,叫灭神盘,因为只要被石盘困住,后果只有一个,就是死亡,而且还是死的形神俱灭,只留下这么一具什么都没有的空壳子。

莫清鸢已经认出石盘上的人是木灵院的院长,那个看起来什么都不在意的中年人,只记得自己的学院,想要让木灵院发扬光大,而现在居然就这么死在木灵院的地下,还没有人知道,一瞬间莫清鸢觉得有些难过。往前走了一步。

云雅正直接拦住她,这个石盘现在还处于开启的状态,靠近它就会被卷进去,莫清鸢回头微微一笑,随后才慢慢地掰开云雅正的手,轻声地说道:“师父,这个石盘不会困住我的。”

说完人已经走进了石盘的范围中,红色的光芒一瞬间在两个人之间出现,云雅正眼中神色也变了。

石盘只是微微转了转,然后就恢复了常态。云雅正正要上前,就听到莫清鸢说道:“先不要过来。”

云雅正眯着眼睛看着莫清鸢的背影,莫清鸢已经站在石盘旁边。随后直接划破自己的手,鲜血顺着手掌流下去,古朴的石盘就好像一个干涸的河流,血落上去,瞬间就消失。

随着莫清鸢的脸色变得惨白,云雅正也开始着急了,甚至已经准备着闯进去了,也就在这时候前面的红色屏障一瞬间消失,那石盘也跟着不见了。

石盘上的人也在石盘消失的时候,直接化为乌有。莫清鸢只觉得脑袋有点晕,仅仅只是晃了一下,已经被云雅正抱在怀里了。

莫清鸢正要说话,就听到塔楼外面匆匆而来的人,云雅正只是随意地将两个人隐藏,接着那沉重的大门就打开了,进来的人莫清鸢仔细看了看并不认识。

“石盘不见了,快,快去禀报首尊大人。”进来的老者一眼就看到了那消失不见的石盘,一瞬间惊恐起来。

房间里一瞬间热闹起来,云雅正有些不喜,带着莫清鸢就离开了。

“师父,你放我下来吧。”出了塔楼莫清鸢才察觉到现在自己的姿势。一瞬间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云雅正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直接就准备回清玄门去。“师父,咱们还没去祭司殿呢。”莫清鸢脖子慌忙说道。

“是觉得自己流的血太少了?”云雅正觉得小徒儿有点不安生,毕竟已经失血过多了,还想着去祭司殿。

“就是因为这样,才要去祭司殿呀,毕竟都是他们的错嘛。”莫清鸢搂着云雅正的脖子很是无辜地说道,云雅正眼中神色变了变,莫清鸢有些不解地看着。

只是云雅正并没有解释什么,而选择的方向也变成了祭司殿的主殿。

祭司殿的首尊并不在祭司殿中,毕竟刚才得到的消息,塔楼的灭神盘不见了。那可是他的法宝,原本不打算用的,只是没有想到木灵院的那个院长那么不识趣,所以才会使用灭神搜魂的办法。

一进入主殿,云雅正就觉得这次来的对了,因为在这里察觉到了暗系灵力的味道。莫清鸢这会儿只是在默默地恢复,毕竟路上还是被师父嫌弃,这对莫清鸢来说有点接受不了,曾经作为主战力,现在居然变成一个弱鸡,好难过啊,而且还被师父嫌弃。

等到莫清鸢察觉到暗系灵力的时候,一瞬间就恢复了精神,终于又自己发挥的余地了。

“师父,前面有暗系的灵力,要不要我先帮你净化?”莫清鸢兴奋地语调,让云雅正只是挑眉看了看她,随后莫清鸢就发现这些暗系灵力居然对云雅正无效了。

莫清鸢一瞬间呆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这不是自己才会的本事吗,怎么现在连师父都会了。随后默默地盯着云雅正的脸看。

想要看看云雅正究竟做了什么,只是盯了好一会儿也没有看出什么来。“为师可还能入眼?”云雅正调笑的话语传来的时候,莫清鸢才觉得脸红,随后直接挣扎着从云雅正怀里下来,而后才开始问:“师父,为什么你不受影响了?”

“小徒儿是想让为师受到什么影响呢?”云雅正的话语让莫清鸢一下子就捂住嘴,惊恐地看着云雅正,随后眼珠转了转在云雅正戏谑的眼神中默默地将手放下来,然后默默地转身,看向前面的魔石。

祭司殿的地下室中也有一块魔石,这是莫清鸢没有想到的,当初收回来的石头明明都给小猫仔吃了的,而现在居然有一人高的石头。

“师父,这祭司殿和魔界什么关系啊?”莫清鸢觉得自己需要换个话题,毕竟刚才却是有点尴尬了呢。

“当初他们也是封印魔界的主力军。”云雅正的话语中带着些些嘲讽。莫清鸢绕着石头转了一圈,还是觉得这魔石有点大,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那、”莫清鸢正要说话,就察觉到门外的动静,云雅正已经过来拉着她躲到一旁,随着两个人躲好,门也打开了。

进来的两个人莫清鸢只认得其中的一个,还是当初见祭司殿的首尊的时候站在他旁边的人。而另一个一直躲在黑披风中的人,莫清鸢并不认识,但是从说话的声音可以确定这是一位老者。

原本莫清鸢以为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结果却看到云雅正的脸色不太好,莫清鸢挑了挑眉,莫不是认识?

云雅正对于莫清鸢想要的解释并未说什么,只是这个人算下来和他都是同一辈的人,当初自己受伤的时候就是他给治疗的,现在看来莫清鸢曾经说过的暗系灵力就是从他手中而来的了。

“金长老,现在我们的人根本就接近不了那清玄门的十二仙,而且那猫的秘密还没解决,此事还需要再等等。”

“我自然是可以等的,不过首尊大人那边就需要你自己去说了。”金长老虽然说着话,却并没有靠近那魔石。显然是不想自己沾染上。

莫清鸢挑眉,这是准备对付他们的啊,眼珠子转了转,直接运功将那魔石的能量激发开来。云雅正原本不好看的脸色这会儿也平缓下来,显然对于莫清鸢的行为还是很支持的。

“金长老,还请帮忙美言几句,我这边也会让人尽快靠近那十二仙的。”那老者慌忙说道。

莫清鸢对于激发出来的暗系灵力控制得很好,丝毫没有让人察觉出来,就连那个身上拥有着暗系灵力的人都没能察觉。

不大的密室中很快就是暗系灵力的天下。其他的灵力之间也是掺杂着暗系。

“这件事不能再拖了。”金长老皱着眉头只觉得有些不舒服,随后嫌弃地看了一眼那块魔石,直接离去。莫清鸢有些惋惜,这人离开的有点快呢,虽然算是体内有那么一点点暗系,不过显然不够呢,既然想要害人,就要自己也会被波及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