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8 05:29:23

最新章节: 阳光晒在身上很是温暖,让莫清鸢一瞬间有种忘却一切的冲动,小猫仔在一侧小声的叫唤,云雅正一边煮茶,一边瞄了一眼小猫仔,小猫仔吓得想要躲开,却被莫清鸢一把抓上来。放到肚子上摸着小猫仔的脊背。莫清鸢有些开心,虽然看不到了,可是这一伸手,还是很容易就把小猫仔抓到了呢。云雅正觉得小猫仔有些碍眼了,真的是一点

二百三十三 福音洞的画

愉快地哼着不成曲调的小调,蹦蹦跳跳的往前院去,小猫仔立刻跟上去。鱼常常有,可是这妖兽就不一定了,身为一只灵猫,怎么可以只记得眼前的灵鱼呢。

顺手从菜园里找了些菜,莫清鸢才到厨房给自己弄了点吃的。毕竟确实饿了。

小猫仔很是乖巧的蹲在门口等着,就好像这门里的世界是禁区一样。若不是时不时地舔舔嘴唇,莫清鸢都要以为这小猫仔是个雕塑了呢。

等到一人一猫满足的吃完一顿饭之后,莫清鸢才将魔石放到自己的房间里,顺便设置个小猫仔才能进入的结界,随后给云雅正留了消息。自己就去修炼了。

毕竟三年后的历练,莫清鸢现在已经没底了,当初觉得就是个小小的历练来的,可是现在连番的打击之下。莫清鸢已经不觉得自己很厉害了。

对于祭司殿的事情已经被她彻底的放在脑后了。而她不知道的是,祭司殿的首尊在那一晚脸色黑的不是一星半点,原本就是以为闯入木灵院地下室的是个意外。

可是综合后面的事情,他觉得这些事情很明显是有问题的,那块石盘是他费了好大的劲才从魔界之主手中抢回来的,而现在却被人抢走了。

一时之间怀疑了很多人,但是最主要的还是以魔界为主了,毕竟那石盘是使用方法只有魔界之主才知道。

而那魔石,除了魔界的人,谁又能够碰呢。启悦皇朝的皇城继上次封城之后再次封城。

而黑渊对于祭司殿的行事却有些不明白了。原本他是准备暗中看看这祭司殿究竟在做什么,还没进城,就已经得到祭司殿封锁城门的消息,一瞬间黑渊不知道是该感叹自己的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了。

只是尽管封了城,他还是溜到了木灵院,毕竟算下来这地方比起祭司殿的主殿还是好进去的。

木灵院早就已经不能称为木灵院了,只是很显然,大家还是习惯了这个叫法,所以也就这般继续称呼了。

黑渊一到木灵院就觉得不对劲了,因为他觉得自己好像感觉到了圣物的味道。一瞬间让他有些激动,瞬间也觉得自己明白了祭司殿为何非要抢夺着木灵院了。

将木灵院转了一圈也不曾找到圣物的下落,黑渊不免开始怀疑是不是已经被祭司殿的人拿走了。据说当初圣物就是在战斗中遗失了,现在看来很有可能是被人藏到这木灵院,而祭司殿的人发现了,才会将木灵院占为己有。

而现在找不到,黑渊不免怀疑是不是祭司殿的人已经掌握了圣物的使用办法。只是明明圣主说过,这圣物除了主子能用之外,并没有人在能使用了的,怎么现在就被收走了呢。

想不明白的黑渊还是选择先行离开。顺便也将消息传递到魔界去。毕竟这次出来的任务是找到主子,以及封印之石。而现在居然遇到了圣物,自然也不能放下。

清玄门的弟子都开始了自己的闭关修炼,有些运气好的以及去福音洞找各自的机缘。而每个进去的人见到那墙上的画,皆是一副不可言喻的表情,毕竟那画真的挺传神的。

修睿几个人去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这是莫清鸢的杰作,毕竟来着福音洞机会难得,可是莫清鸢居然还能在墙上留下墨宝,真是让人刮目相看了。

而后面来的人玩心大起之时也跟着在上面画了画,清玄门的众位长老们自然不知道神圣的福音洞已经成了这些孩子们作乐的地方。

毕竟这些弟子觉得莫清鸢身为祖师的弟子都敢在此处画画,那么他们自然也是可以有样学样的啊。

闭关中的莫清鸢并不知道自己一下子又火了。而成如意外得知这件事的时候,再次火冒三丈,这福音洞如此神圣的地方,居然被小师妹这般玩闹。

等到他冲到福音洞中看清楚墙上的画作。更是气得不行。随后直接冲到了太辰峰。上次的事情可以当作小师妹有口无心,可这次坚决不能忍。

云雅正这会儿正在院子里下棋,壬戌道长那里两个人只是喝了壶酒,交换了一些情报,随后云雅正就将人赶走了。壬戌道长也不恼,毕竟两个人算下来这么多年的朋友呢。

而他回来之后就已经知道小徒儿去闭关了,对于小徒儿突然之间真的用功,云雅正表示很欣慰,所以对于成如的到来有些诧异。

等到成如说完福音洞的情况,云雅正挑眉,福音洞小徒儿去过啊,不过应该什么也没有得到的吧。

“师父,小师妹天真烂漫,可也不能如此破坏。弟子建议应该让小师妹好好学习一下规矩。”

云雅正没有说话,不过神识却已经放开,那福音洞的情况自然也看得分明,一瞬间也是哭笑不得,小徒儿这画风明显是搞笑的呢,每一幅画中都是以无聊居多,很显然在这里憋坏了。

甚至最下面的计算时间的竖线,云雅正瞧着也觉得有趣得紧。也不知道当初为何将小徒儿困在此地了。

福音洞中玄青子也已经匆匆赶来,对于福音洞的情况,他自是不知道的,毕竟他自己也不常来的啊,而现在居然被小师叔画成这样,一瞬间玄青子也想哭。

正想要挥挥手将这些画作毁掉,却听到云雅正的阻止,一瞬间玄青子觉得说不定还有的救。

“到太辰峰来。”云雅正的话语在他耳边响起,随后玄青子才松了口气。

至于跟着来的玄霄子则是问道:“师兄,可要毁掉?”

“先留着,我先出去一趟。”说完人就离开了福音洞。

这一天内门的弟子都知道那位新上任的小师叔祖闯祸了,而且让成如师祖很不高兴。一瞬间有人欢喜有人愁。

焰生几个人原本以为就是玩闹一番而已,谁承想结果居然这么的吓人,现在还不知道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玄青子到太辰峰的时候,成如还没有离开,正在云雅正身边候着。

“见过师祖,师叔。”

“莫清鸢为什么会去福音洞?”云雅正觉得按照小徒儿的性子应该不愿意被困在那里的,也就是闭关的时候才会将自己困起来。

成如想说什么,但是还是保持了沉默,只是微微皱眉,想不明白师父究竟要做什么。“当时她获得了比赛的第一名,结果被人所伤,功力全失。我等无能为力之下,只能让小师叔去福音洞看看了。”玄青子说得很简洁,但是云雅正还是皱起了眉头。

小徒儿被人打伤,应该不会的,这世间不是所有的人都和他一样能够清楚地察觉到小徒儿的情况才对。

云雅正右手摸着一颗棋子思索,随后才问道:“可查清楚是谁下的手?”

“当时玄霄子师弟已经四处查过,不过并没有查到。”

“祭司殿呢?”云雅正觉得这件事很有可能是祭司殿的那位首尊做的,毕竟现在算下来也只有他让小徒儿厌恶。

“据说当时城里出现一个白发的冰系高手,当时祭司殿的首尊也受了伤,所以早早地离开了现场。”玄青子虽然没有去过现场,但是还是听到了玄霄子传回来的消息。这会儿自然也方便回答。

云雅正手中的棋子缓缓地落在棋盘上,心中却在想着其他的事情,小徒儿就是那个白发的冰系高手,这样看来应该不是祭司殿的人所为,但是也难以保证。毕竟万一那家伙只是轻伤,随后估计而为之,小徒儿上当之下也很有可能会被伤到的。

“你先回去吧。”云雅正随意地拿起一枚棋子说道。成如张张嘴,想说什么,还是忍住了,他觉得师父有点宠着小师妹了,虽然说师妹是因为受伤才去的福音洞,但是那画,却是小师妹的杰作啊。

“是。”等到玄青子离开,成如才行礼说道:“师父,虽然小师妹是无心之过,只是还是需要惩罚一二。这样方能、”

成如的话没有说完,云雅正已经接了过去,“这件事不必在追究了,至于那画、暂时留着吧。你先回去吧。”

“师父。”成如有些不敢相信,往日师父不是也不喜欢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的吗,怎么现在就变了呢。

“下去吧。”云雅正的话音刚落,小猫仔已经摇着晃着从房间出来,甚至嘴里还叼着一块魔石,一瞬间成如脸色变了。这山上怎么还有这些,当初的不是都已经被消灭了吗。

只是很显然,云雅正并没有和他解释,而他也只是带着疑惑离开。

而山洞中的画画事件也跟着不了了之,一瞬间不少人觉得莫清鸢这是很受宠的,毕竟连成如师祖都对付不了了,他们还能说什么呢,一瞬间只能羡慕嫉妒恨了。

山中岁月过得很快,莫清鸢这次的闭关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她再次感受到了那遗忘的东西,搅动着她的心神。

让那本来运功的灵力也跟着莫名的烦躁。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莫清鸢还是觉得难受,随后直接起身,她要去弄明白究竟被她丢失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