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8 05:29:23

最新章节: 阳光晒在身上很是温暖,让莫清鸢一瞬间有种忘却一切的冲动,小猫仔在一侧小声的叫唤,云雅正一边煮茶,一边瞄了一眼小猫仔,小猫仔吓得想要躲开,却被莫清鸢一把抓上来。放到肚子上摸着小猫仔的脊背。莫清鸢有些开心,虽然看不到了,可是这一伸手,还是很容易就把小猫仔抓到了呢。云雅正觉得小猫仔有些碍眼了,真的是一点

二百三十四 忘了什么

剑山外面的封印莫清鸢自然可以轻易得进去,只是这次莫清鸢觉得这封印不像是之前的那个,好像有人特意封印了一般。

四处看了看,并没有察觉到什么,莫清鸢才朝着剑冢而去。剑冢里到处都是各方名剑,莫清鸢只是随意地看了看,毕竟这些不是自己所丢失的东西。

云雅正在莫清鸢出太辰峰的时候已经察觉到了,自然也发现了小徒儿身上不稳定的灵力,所以也就没有阻止莫清鸢的查看。只是剑山,站在那里云雅正也有些恍惚,左手顺势间轻柔的抚摸那个碧玉戒指。

一直走到当初自己冰封的地方,莫清鸢也没有发现什么东西是自己的,这山洞中的一切都那么的陌生,却又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莫清鸢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坐在当初冰封的地方,莫清鸢闭上眼睛一瞬间脑海中好像出现了很多曾经不曾见过的画面,那些陌生的场景却又让她觉得分外熟悉。

满园的花草,还有那拜堂的新人……莫清鸢一瞬间只觉得心口好疼。

而那些画面还不等她仔细的去看,已经被人拉出来了。莫清鸢睁开眼睛的时候,出现在眼前的正是云雅正,就和当初从冰封里出来一样,云雅正就那样守在身边。

莫清鸢说不出此时见到云雅正的感觉,却清楚地知道哪些画面很可能就是她遗失的东西,若真的如此的话,那个拜堂的人究竟是她还是她的什么人呢。

“看到了什么?”云雅正声音有些怪异的问道,眼中的神情更是没有见过的样子。

“师父,我到底忘了什么?”莫清鸢看着云雅正有些难受的问道。她觉得自己忘记的东西应该很重要的,可是现在却根本想不起来究竟是什么了。

“你可知道噬心草的药性?”云雅正并没有直接回答莫清鸢的问题,反而问道。

莫清鸢愣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这个药草她还是听师兄讲的,从来没见过呢。

“那你可知道,这个药草能够让人忆起前尘往事?”云雅正的话语让莫清鸢有些惊到了。若是按照云雅正说的,那么自己看到的是不是就是自己的前生了呢。

“我前世还和人成过亲?”莫清鸢喃喃道,语气中满满的不可思议,云雅正眼中带着笑意,手中的碧玉戒指更显得柔和,只是莫清鸢并没有注意到。毕竟她现在还觉得自己若是穿上嫁衣,还是很别扭的。

“师父,只有这一种可能吗?”莫清鸢不死心的问道。

“不然呢?”

莫清鸢郁闷的低头,若真是如此,那么自己这情况肯定就是因为那些前尘往事记得并不那么清晰的原因了。

“那师父,有没有办法让我记得清楚一些?”莫清鸢问道。她觉得若是自己全部想起来,说不定就不会有这样的情况了。

“若是你前世有个女儿呢?”云雅正的话语让莫清鸢抖了抖,自己还是个姑娘呢,上哪里来的女儿啊,一瞬间惊恐地看着云雅正,显然对于他的话充满了惊吓感。

“这个,师父啊,就没有别的可能?”莫清鸢忐忑地问道。

云雅正眼中闪过不明的情绪,莫清鸢有点不知所措,她觉得自己好像犯了什么错误一样。

“若是你前世的丈夫找来呢。”云雅正继续的话语让莫清鸢张了张嘴不晓得说什么了,莫清鸢低下了头,没有看云雅正的神情,带着些期待,还有些挣扎。若是前世的丈夫、莫清鸢想了好一会儿也没能想起来那人出现之后的样子。

“师,师父,你说会不会他其实已经出现了呢?”莫清鸢想了多种可能也没有能想到好点的方法,最后终于想到若是已经出现在自己的身边,那是不是就没有这么多的麻烦了呢。

“哦?小徒儿是打算再续前缘?”

莫清鸢咬了咬嘴唇,她觉得今天师父的问题有点犀利了,让她有些不知所措了。“师父,就不能做朋友吗?”好一会儿莫清鸢才忐忑地问道。

“呵,小徒儿好志向。”莫清鸢说不出云雅正语气多么的怪异,但是至少能够察觉到他不高兴了。

莫清鸢有点委屈的解释说道:“我爷爷说修行之人,不能被情情爱爱所困的。而且他也没教过我这些啊。”

云雅正只是瞥了她一眼,随后也就没说什么了。而莫清鸢却觉得好像他没有那么生气了一样。

“回去继续修炼吧,不要想这些有的没的。”云雅正挥挥手说道。

“哦,好吧。”莫清鸢无奈的回道。走了几步,见云雅正并未离开,才诧异地问了一句:“师父,那你呢?”

“这地方的封印太薄弱了,某些人都能直接无视了,为师在加固一下。”云雅正的话语让莫清鸢吐了吐舌头,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呀。

只是过来找找自己遗失的东西而已,谁能想到还有这么多的事情呀。匆匆从剑山离开,莫清鸢并没有直接回太辰峰去。

因为内门有些安静的不像样了,莫清鸢有些诧异,莫不是这历练这么重要的吗,让大家都去闭关练功了,往日还能看到几个在院中练剑的人,而现在居然没有了。

想了想莫清鸢还是选择四处转转,确认一下究竟是不是自己想的那样了。

“站住。”莫清鸢原本以为自己会遇不到熟人了。没想到居然遇到了萧月楠,只是萧月楠这家伙见到自己居然直接就想着躲起来。

萧月楠也是有点尴尬的,也就是日常的偷个懒,没想到居然遇到了莫清鸢,原本还算是朋友的,现在人家一升级,成了小师叔祖,这就好像你还在走路,人家已经飞到天上了。这遇到了自然尴尬。

“跑什么?”莫清鸢瞪着他问道。

“没,没什么,就是想起来我该练功了。”萧月楠尴尬地笑着说道。

“所以大家都去闭关练功了?”

“那是肯定的啊,历练的时候可是会碰到其他宗门的弟子,咱们怎么说也不能堕了第一宗门的名头啊。”萧月楠理直气壮地说道。

“哦,那你怎么不修炼。”莫清鸢点了点头问道。

萧月楠觉得这天聊不下去了,看着莫清鸢,“好了,好了,你接着说。”

“你知不知道你在福音洞的画火了。”萧月楠已经忘记自己之前想要说什么,愣了一会儿才问道。

莫清鸢惊讶了一下,福音洞是有人去了吗?随后才小心翼翼地问道:“那,现在是多少人知道?”她觉得若是知道的人少的话,还可以过去将那些画毁了,毕竟那地方对别人来说还是挺神圣的,现在反而被自己给毁了。

“除了外门弟子,大家都见过了。”萧月楠佯装思考了一下才说道。

莫清鸢深吸一口气,这算不算又闯祸了?

“所以、宗门准备怎么罚我?”莫清鸢觉得这件事说不定还要伴随着自己被罚才能结束。

“唉,不少人都这么觉得,可惜啊,成如师祖居然放过了你。”萧月楠也惋惜地说道。

莫清鸢松了口气,还好还好。

随后又觉得不太对,转而问道:“你确定是成如师兄不是别人?”

“哼,大家都想认错呢,不过那日成如师祖可是很生气的从福音洞离开的,之后后来不知道去了何处,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萧月楠无辜地说道。

莫清鸢眨了眨眼睛,所以说算是师父在暗中拯救了自己一次?这番想来的话,自己这拜师还是有那么点点好处的呢。若是当初拜的是别人的话,这会儿的自己会不会在擦墙呢。

想到这种可能,莫清鸢分外觉得当初拜师是正确的选择了。

“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萧月楠见她不说话了反而问道。

“我就是在想是怎么回事。”莫清鸢觉得现在的云雅正并不想现身,还是不直接说出来的好。

“唉,好多人都准备看看你自己怎么能把自己作死,可是没想到居然反转了,听说成如师祖最不喜不守规矩的人,你居然能够活到现在也是不容易啊。”萧月楠看着她惋惜地说道。

莫清鸢突然想起上次好像也是云雅正帮的忙吧,不然说不定那次就要被叫过去手抄清玄门的门规了。话说当初看到的时候就觉得不少呢,只是简单地瞄了两眼,并没有仔细的看清楚。而是后来听说有这么一项惩罚内容,莫清鸢觉得有点不人道。

虽然她的字勉强能够入眼,但是抄的多了也看不下去呀。

“你们还真是闲的很呢。”莫清鸢眯着眼睛看他。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可没期待你被罚,要真的是你被罚,说不定夙念云还要顶上去呢。”萧月楠慌忙解释道。

莫清鸢闻言笑了,说得也是呢,说不定夙念云也会顶上去,这么看来自己就算是真的犯了错也不要紧的呢,想到这里,不晓得为什么,莫清鸢觉得身体里想要犯个错误的想法加深了。

“喂,你不会又要整什么幺蛾子吧?”萧月楠有点担心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