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8 05:29:23

最新章节: 阳光晒在身上很是温暖,让莫清鸢一瞬间有种忘却一切的冲动,小猫仔在一侧小声的叫唤,云雅正一边煮茶,一边瞄了一眼小猫仔,小猫仔吓得想要躲开,却被莫清鸢一把抓上来。放到肚子上摸着小猫仔的脊背。莫清鸢有些开心,虽然看不到了,可是这一伸手,还是很容易就把小猫仔抓到了呢。云雅正觉得小猫仔有些碍眼了,真的是一点

二百四十七 镯子

等到莫清鸢将几个人的云彩手镯取掉,众人才开始沟通起来,因为方雅记得自己出去的时候大家还没有带这个手镯,怎么这一会儿不见,就戴上了。

“师姐,这不是一会儿啊,你一走我们就被抓过去当苦力了。”张欣泪眼汪汪的说道。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莫清鸢凑在一旁好奇的问道。

“我们刚进来的时候只是被困在这城里,那会灵力只剩一半,我们问了这地方的老前辈们,他们说除非能出去,不然要一辈子留在这里的。”张欣解释说。

“所以我们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就觉得让师姐出去最好,然后等到师姐出了那城门之后,我们就被戴上了这诡异的手镯,然后我们就被丢到了山里去做苦工。”

“这镯子我们都是不乐意戴的,毕竟谁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啊,所以那会儿饶青师姐就摘了一次,结果就和刚才一样,那会儿一个老前辈说这桌子是控制人的。”张欣无辜的说道。

“所以这里的人都有这么个镯子?”莫清鸢好奇的问道。

“对呀,对呀。我们碰到的那些前辈们都有。”张欣点了点头说道,肖蓉蓉也跟在后面点头。

“你们说在山里做苦工,究竟是让你们找什么?”夙念云沉思了一下问道。

“挖金子,还有玉石。”张欣解释道。

“什么情况啊,祸害完城里,准备去四周找了?”萧月楠忍不住吐槽。

“知道是谁要的这金子吗?”莫清鸢继续问道。

“不知道,对了在这城里千万不要使用灵力哦,不然会被盯上的。”张欣提醒道。

“你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刚才好像兴奋地动用了。”莫清鸢笑嘻嘻的提醒她。

“怕什么,反正有你在嘛。”张欣无所谓的说道,随后才问道:“默默,咱们什么时候离开这鬼地方?”

“等到见见这云彩手镯的主人之后喽。”莫清鸢微微一笑说道。

“嗯,好,你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吗?”

“不知道,等会找找看。”莫清鸢说道。

几个人正说着话,不远处有人过来,看着走路的姿势以及步伐,就让人知道这是个老者,至于身后跟着的,估计也是这城里的人了。

等到这群人过来,莫清鸢才凑到张欣耳边问:“这是谁,认得吗?”

“前面的好像是老城主。”张欣也小声的回答。

“刚才可有受伤。”老城主过来看了看众人问道。

众人面面相觑,随后纷纷摇头,“那就好,这镯子轻易地还是不要碰的好。”老城主嘱咐道。

“老人家,这镯子的主人是谁啊?”莫清鸢好奇的问道。

“你们是刚进来的?”老人家看了看这群人中的陌生面孔,有些惋惜。

“算是吧。”莫清鸢点了点头。

“那还是不要知道的好,趁着灵力还有,早早地离去吧。”老者有些疲惫的说道。

“出去是肯定的,就是想知道这镯子的主人。”夙念云接着说道。

“你们是哪个仙门的?”老者沉默了一会儿才问道。

“清玄门弟子还有水云阁的弟子。”夙念云介绍道。

“这是历练来的?”后面一位中年男子问道。

“是的。”

中年男子看着不远处有些怀念,当初他也是历练而出的弟子,可是现在,在这里已经熬得不成样子,再也不是曾经的天才少年,在这里只能如此蹉跎岁月,就连死亡都是一种奢侈。

“还是早早离去的好。”老者也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说完就带着人转身离去。

莫清鸢发现这人根本就不愿意多说,就准备离开了,有些诧异,随后直接扭头对着张欣说道:“这镯子取下来也没见你有什么不适呀?”

离开的人身子一僵,随后纷纷看向了张欣,张欣没明白莫清鸢要做什么,直接举起手看了看曾经带过手镯的右手,左右看了看,随后才说道:“没有什么不适呀。”

老者盯着张欣那空空如也的手腕有些激动,这镯子居然能够取下来了。

“老人家,这镯子的主人到底是谁呀?”莫清鸢继续问道。

“你们当真将镯子取下来了?”老者还是有些不相信,这东西已经存在了多久,他比谁都清楚,可就是清楚,才会知道这东西取不下来,曾经多少误入城中的前辈们试了无数的办法,依旧没有取下来,反而自己在这城里逐渐麻木,丧失那曾经的斗志。变成这城里的苦工。

莫清鸢抱着小猫仔起身上前,顺手将小猫仔放到肩膀上,随后直接去抓老者手上的镯子,老者躲了一下,却没有躲过去,那镯子被莫清鸢抓在手中,瞬间消失无踪。

莫清鸢也很无奈,这东西别人摸得自己偏偏摸不得,就算是摸到了,也是瞬间就消散了,还真是天上的浮云,看的摸不得啊。

老者眨了眨眼睛,体内的灵力告诉着他这个困扰他的镯子被取下来了,空空的手腕上已经什么也没有了。

“帮我也取一下吧。”

“还有我。”

“还有我。”

……

一瞬间老者身后的人也纷纷举着手上前。

莫清鸢连连后退,小猫仔也吓得从莫清鸢的肩膀上跳下去,直接找张欣求抱抱给安慰。

张欣抱着小猫仔看着被人群围攻的莫清鸢偷笑。

“都给我安静。”莫清鸢退到无路可退的时候怒了,“慌什么,都等着。”

随后才转身继续问那老者,“这镯子到底什么来历?”

“唉,这东西谁也不知道怎么来的。”老者叹了口气说道。

“所以也不知道它的主人是谁喽?”

“确实无人见过。”老者点了点头,随后才说道:“只知道那东西乘风而来,卷云而至,城里瞬间就是一阵地动山摇,房子也就变了成这样了。”

“那它在何处你们也不知道啦?”莫清鸢继续问道。

“不知。”

“你打发吧,我去找找看。”莫清鸢凑到夙念云身边说道。随后直接翻身出去。那原本就在四周的人,瞬间要去追,这是他们这么长时间来唯一的机会了啊,现在居然看着这机会就这样消失了。

莫清鸢在城里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随后才往他们做苦工的山上而且。

郁郁葱葱的山脉已经不见了,剩下来的只是些四处可见的坑洼之地。随之将手放到地上,灵力扩散出去,绵延数十里的山居然都变得和眼前的这个一样,莫清鸢微微皱眉,山上并没有发现什么情况。

莫清鸢有些不能理解,这究竟是个守财奴干的,还是金系修炼者,山间的灵气已经荡然无存,甚至是飞鸟都不见一只,唯有不远处的水潭还留着些些灵气。

莫清鸢愣了一下,随后直接朝着那水潭飞过去。之前只是随意的探了一下这水潭,等到近了才发现这水潭之大,月色下漆黑的水潭除了中间的那轮月亮之外,再无亮光,水面上时不时荡起的涟漪,让月亮在水中晃动。

看了一会儿,莫清鸢直接跳入水中,水中并没有一条鱼,但水下却有着亮光,朝着亮光而去,莫清鸢觉得眼前的一切简直要闪瞎双眼了。除了金光闪闪,还是金光闪闪。

好一会儿才适应了这金光,莫清鸢才仔细的看四周的情况,这水底居然是一个新的世界,只是被建造的太过于金碧辉煌了。

悄然的闯进去,并没有看到什么东西,站在金柱子前,莫清鸢不免有些怀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金柱子上的雕像在莫清鸢没有注意的时候依然将目光转向了她。

那雕像是栩栩如生的龙,不睁眼的时候很是生动,只是这会儿不晓得是不是应该睁开了眼睛,反而有些不伦不类了。

莫清鸢并没有在柱子边停留太久,随处可见的珠宝莫清鸢也只是觉得俗气了些。

至于那路边黑色珍珠做的花,瞧着总算好看了些。眼中有些欣喜,莫清鸢伸手去摘花。却察觉到异样的气息,扭头看去,这四周只有她一个人,丝毫没有其他人,或者是妖兽的气息。

莫清鸢觉得自己的感觉不会错的,就在她想要摘花的时候,很明显一道带着杀气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只是这会儿居然不见了。莫清鸢一边注意着四周的情况,一边伸手摘花,那带着杀意的目光再次聚集到了莫清鸢的手上。

莫清鸢很是怪异的瞧着不远处那柱子上的雕像。手下一个用力那珍珠花已经被摘了下来。

那雕像好像静止了一样,好一会儿滔天的云彩从天而降。莫清鸢诧异的抬头,云彩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她团住,直接丢了出去。至于那黑珍珠的花,也已经被那云彩夺了去。

黑渊一直呆在繁城附近看情况的,等到满天的云彩倾泻而下的时候还是有些惊讶的,紧接着就看到那云彩重被丢下来了一个人。

莫清鸢被抓的时候并没有什么防备,可是不代表一直都没有,从天空被丢出来的时候,莫清鸢还是有些无语的,随后一个翻身,再次进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