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8 05:29:23

最新章节: 阳光晒在身上很是温暖,让莫清鸢一瞬间有种忘却一切的冲动,小猫仔在一侧小声的叫唤,云雅正一边煮茶,一边瞄了一眼小猫仔,小猫仔吓得想要躲开,却被莫清鸢一把抓上来。放到肚子上摸着小猫仔的脊背。莫清鸢有些开心,虽然看不到了,可是这一伸手,还是很容易就把小猫仔抓到了呢。云雅正觉得小猫仔有些碍眼了,真的是一点

二百五十三 不知道的事情

肖蓉蓉一直追到山下,才拦住莫清鸢,“默默,你干什么呀?”

“当然是去缥缈宗算账。”莫清鸢想到张欣为了救自己两次都让缥缈宗的问氏父女伤害,就有些怒不可恕。

“默默,你先别急嘛,你师父都已经准备好了,三天后众宗门同去讨伐缥缈宗。”肖蓉蓉长话短说。

“什么意思?”莫清鸢有些诧异,自己这是睡了多久,怎么感觉一下子错过了这么多呢。

“具体的我知道的不多,你师父确认是缥缈宗的问荆所为,所以号召了众宗门一起去。”肖蓉蓉解释道。

“就算是要号召,总得有个理由吧。”莫清鸢不觉得云雅正会是个公私不分的人。

“你忘了,攻击咱们的人,修炼了暗系,这是明令禁止的。现在就连祭司殿都准备一起去了。”肖蓉蓉的话语让莫清鸢有些恍然,差点忘了还有这回事了。

好一会儿才说道:“我知道了。”

“默默,我和萧月楠已经去过欣欣家里了,她爷爷说欣欣是他们张家的好姑娘,张家现在已经是清玄门的附属家族了。”肖蓉蓉的声音有些悠远,让莫清鸢有些恍惚,恍惚间她们还在学院,还没有分开,还在商量着午饭吃什么。

可是一转眼间,童影离开了,张欣走了,只留下了自己和肖蓉蓉,还有莫强。

“我知道了。”莫清鸢好一会儿才说道。

傍晚云雅正在池边钓鱼,小猫仔凑到他脚边等着那鱼出水面,莫清鸢在山下等到日落,从月升守到日出,才缓缓地起身回去。

院子里并没有云雅正的身影,至于屋后,莫清鸢也没有找到,想了想莫清鸢还是敲了门。

“进来吧。”云雅正的声音从房间传来,莫清鸢才推门进去,小猫仔溜达到门口,纠结着并不敢迈入。只是探头往里好奇的看。

“何事?”云雅正不觉得莫清鸢会在这时候有事情找自己,毕竟现在的她应该满脑子都是给张欣报仇,只是很显然,他以为的只是他以为。

莫清鸢直接走到云雅正面前,在床上盘腿坐着的云雅正有些不解的挑眉,小徒儿这是要算账的节奏哇。

“师父啊,我有没有忘记什么?”莫清鸢盯着他的眼睛问道。

云雅正指间微颤,随后手指转动指间的戒指,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反而笑着说道:“怎么,小徒儿身体出什么问题了?”

莫清鸢坐到他身侧,随意的说道:“师父,你听说过迷途树吗?”

云雅正心中有些紧张,迷途树他自然是知道的,据说凡是走进去的人,都能看到自己内心深处遗忘的记忆,或者是看到未来的自己。原本转动的戒指这会儿也停了下来,所以是不是自己费尽心思隐瞒的事情被小徒儿知道了呢。

“师父要不要看看我看到了什么。”莫清鸢说着已经拿起了云雅正的手放置自己额间,微凉的手指微微颤抖,莫清鸢心中有些异样的感觉。

云雅正没有去探查莫清鸢的记忆,虽然他知道自己可以再次封锁她的记忆,只是心中还是想让她知道,或者说想让她知道的更多。

眼中的神情是莫清鸢没有见过的,却让她心中异样感觉增加了不少。

“知道了又能如何。”好一会儿云雅正的声音才转来,莫清鸢愣了一下,眼睛看向桌面,同时也放开了云雅正的手,心里有些难受,是啊,知道了又能如何呢。

知道了就要去承担起那份责任吗。可为什么想到这,心里就会慌乱呢。甚至连坐下来继续说的勇气也一瞬间跑完了。

云雅正看着莫清鸢逃跑的背影苦笑,果然小徒儿就不适合知道这些,现在也不知道究竟只看到了被他掩去的那一部分还是全部了。

只是看着莫清鸢的神色,云雅正还是觉得只是看到了被自己掩去的那一部分了。

一直跑到福音洞附近,莫清鸢才停下来,看着眼前的福音洞,莫清鸢没有犹豫的直接跑了进去。

直到跑到自己曾经画画的地方,莫清鸢才停下来。蹲在地下抱着自己的腿。一直到准备出发的时候,莫清鸢才从福音洞出来。

云雅正并没有去缥缈宗,也或者说是暗中去的,只是大家都没有发现。至少莫清鸢就没能看到。

而缥缈宗,问龍阗从联系不上黑渊就知道自己被放弃了,虽然不知道放弃的原由,但是总归还是被放弃了,想到这里,他就有些恼火,当初是他们来找自己合作的,现在居然害的自己成了众矢之的。

问荆在听完缥缈宗的他们修炼暗系的时候,已经有些慌了,只是在闯进问龍阗的房间之后,才知道原来都是真的,一瞬间变得惊恐起来。

而接下来的时光,让她在恐慌和害怕中等来的大战,明明从小她爹教的都是禁止暗系的,怎么就一瞬间缥缈宗变得都成了暗系,问荆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对上她爹的那双眼睛,就让她害怕。

可最后,她才发现,原来害怕也晚了,就在她闯进去的时候,她爹已经给她种下了暗系的种子。

缥缈宗很美,可当众人攻进来的时候才发现,那美丽随时都会不见。

肖蓉蓉从来没有杀过那么多人,可是越杀心里就越难过,因为那个一直陪着自己前进的人根本回不来了。

缥缈宗覆灭的很快,毕竟清玄门莫清鸢的师兄们差不多都来了。毕竟小师妹的事情师父已经交代下来了。

只是等到结束之后,莫清鸢却有些恍惚,所以这算是报了仇了吗。可是为什么心里没有那么高兴呢。

结束之后,莫清鸢并没有随着众人回去,肖蓉蓉已经跟着水云阁的人离开,等到众人都离去,莫清鸢才朝着自己想要去的方向而走。

小猫仔这次并没有带出门,毕竟这种时候,小猫仔也帮不上忙,或者说,那天的她都忘记自己还养了一只只会卖卖萌的小猫仔。

莫清鸢的速度很快,很快就到了洪家堡外面的森林,莫清鸢在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要在看一看迷途中的事情,因为那日好似有些事情不对劲有些事情不那么连贯。

她可不觉得云雅正准备告诉自己所有的事情,所以还是需要自己来找。

等到莫清鸢进入迷途,云雅正的身影才出现,看着那迷途树,他也只是微微叹息,明明早就过来了,可结果还是让莫清鸢先找到了。

或者这就是天意吧。

迷途中,曾经看到过得一切重新在莫清鸢的眼前上演,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是惊恐以及愤怒,可这会儿看到心里反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除了那剑山的一切,还有曾经曲清幽的一切,莫清鸢觉得自己像是重活一世一样,原来自己忘记了这么多啊。

忘记了之前就是云雅正的徒弟,不是在清玄门的简单仪式,而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正正经经的拜师。

忘记了曲清歌为了得到清瞳之眼居然将自己的侍女炼成了魔眼。

忘记了自己用生命威胁云雅正逼他发誓,只为了让他再也不要阻止自己和景朔在一起。

忘记了最后死在景朔和曲清歌剑下,只是因为自己没能彻底的消灭魔眼,反而自己的一只眼睛变成了魔眼的承载。

眼睛微微有些疼痛,不知道是看到了被挖出来的眼睛,还是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缓缓地转身,迷途的外面,云雅正的身影清晰可见,莫清鸢不知道要如何和云雅正说自己的错误。

可现在再说又能如何了呢,微微抬起的右手缓缓地放下,莫清鸢知道自己这一生没有机会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因为清瞳之眼除了给自己带来的那些便利之外,还有一个作用,就是消除魔眼。

景朔也不知道那时候的自己只能消除那一只魔眼,至于另一只只能慢慢的来。

至于曲清歌,莫清鸢不愿意去想,或者是为了自己死后,她能够继承清瞳之眼,也或者是为了和自己争上一争,毕竟自己得到的一直都比曲清歌多。

而现在因为自己的到来那魔眼也被夙念云带来了吧,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夙念云的体质那么特别,原来是因为魔眼啊。

指间微微滑动,一行字顺利的形成,莫清鸢让这字迟些时候在给云雅正传送出去,而自己也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

封印中的妖皇山,是莫清鸢没有来过的,而现在总算是到了,之前没有找到的魔之匙,莫清鸢也算是知道了那究竟是什么。

根本不是什么魔之匙,那是他们曲家的封印之匙,难怪当初拿到的时候那钥匙那般激动,还以为是要吸走自己的灵力,现在才知道原来是为了封印魔眼,需要灵力的啊。

虽然结界外面有守着的人,可是莫清鸢还是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溜了进去。

结界中到处都是暗系灵力,莫清鸢微微叹息,站在山间,莫清鸢抬头看着上面灰蒙蒙的天,心中有些感慨,夙念云的手下日夜生长在这种地方,终日见不到阳光,只是为了封印着魔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