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8 05:29:23

最新章节: 阳光晒在身上很是温暖,让莫清鸢一瞬间有种忘却一切的冲动,小猫仔在一侧小声的叫唤,云雅正一边煮茶,一边瞄了一眼小猫仔,小猫仔吓得想要躲开,却被莫清鸢一把抓上来。放到肚子上摸着小猫仔的脊背。莫清鸢有些开心,虽然看不到了,可是这一伸手,还是很容易就把小猫仔抓到了呢。云雅正觉得小猫仔有些碍眼了,真的是一点

二百五十六 宴席即散

夙念云将莫清鸢送到太辰峰的结界前停了下来,随后才问道:“我、先走了。”

“好。”莫清鸢点了点头,等到夙念云离开,才缓缓地转身,伸出手去触摸前面的结界,云雅正在他们一进入太辰峰就已经察觉到了。而这会儿自然也看着。

原本是准备撤了结界,但是不知道为何,他觉得莫清鸢是想要摸摸这结界的。算下来她应该没有感受过的吧。

很快莫清鸢脸上就露出了笑容,这算是她凭着自己的本事第一次摸到结界吧。

好一会儿莫清鸢才有些不舍得放下手,随后问道:“师父,中午吃什么呀?”

“你想吃什么?”云雅正笑着问道。

“嗯……去吃流云城的香锅吧。”莫清鸢纠结了一下说道。

云雅正愣了一下,随后才笑着说道:“好。”说完已经伸手拉着莫清鸢离开。

太辰峰变得安静起来,除了后院那只守在湖边的小猫仔,就好像这里已经没有人了一下。

正当小猫仔要将跳出水面的鱼抓住的时候,它却突然从湖边消失,莫清鸢抱着小猫仔笑了,还好没忘记,不然不知道小猫仔会饿成什么样子。

旭阳一直等到夙念云回来才兴奋的扑上去问:“娘亲,我可以去见爹爹吗?”扑闪的大眼睛里慢慢的都是期待的光芒。

夙念云摸了摸它的头,随后才伸出手在旭阳的额间画起符文。

旭阳开始有些不解,随着体内灵力的增长,原本的小孩子也缓缓地变成了少年,他的记忆也缓缓地苏醒过来。不待他说什么,夙念云直接说道:“明日随我回去。”

旭阳张了张嘴,想要说的话也没能说出来,反而看着夙念云的身影离去,随后看了一眼山下,以后再也不能陪着她了。

清玄门的雷劫出现的时候,众宗门正在祭司殿商议要事。所谓的要事就是攻打清玄门,抓住莫清鸢。

当然这些事情是祭司殿的首尊上达天听得来的消息,这次的商议自然也是瞒着清玄门进行的。

只是还没商量出来结果,就看到清玄门的雷劫,这雷劫预示着这么久以来终于有人可以飞升了,一瞬间,各种思绪在众人心中涌荡。

九九百十一道雷劫,即便是身在祭司殿的他们也感受到那雷劫的威压,这雷劫持续了一整天才算结束。

“在下还有要事,先走一步了。”

“我宗门有味药材还未研究,我也先告辞了”

……

随着一个个离去的理由,祭司殿的首尊脸色变得异常不好。这些人眼看着清玄门的人能够飞升了,这是准备多一条路走了吗,真当祭司殿是摆设不成。

夙念云修养之后原本就要带着旭阳离开的,萧月楠却匆匆送来了祭司殿的消息。一瞬间夙念云也明白了,莫清鸢将天道打开,上面某些蠢蠢欲动的人再次坐不住了。

随着意念一动,他已经从清玄门离开,萧月楠看了看空空的房间,有些不舍,没想到夙念云居然要飞升了。以后还会不会有机会再见了呢。

祭司殿的首尊刚要和曲清歌联系,夙念云的声音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房间,一瞬间让祭司殿的首尊诧异了,正要拿下的时候,夙念云已经将他和曲清歌联系的玉佩拿了过来。

祭司殿的首尊正要动手,就听到夙念云和玉佩中说道:“是我。”

原本没什么动静的玉佩,颤抖了一下,随后就看到玉佩中出现了一个身影。看过去就让人觉得自惭形秽。仿若牡丹盛开。又让人忍不住欣赏。

“朔哥哥,原来你在这儿啊。”

“清幽已经死了,和魔眼一起。”夙念云的话语,让曲清歌愣了一下,随后才笑着说道:“朔哥哥,妹妹早在之前就已经香消玉殒。”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明日我将会回去,这里你就不要再联系了。”夙念云说着手中的玉佩已经化作粉末,那出现的巧影也跟着消失,至于曲清歌还想要说的话,丝毫没有了声音。

祭司殿的首尊觉得自己的手心有些出汗,从刚才大小姐的口中,他已经知道了眼前这人的身份,西城天最为尊贵的景家人,现在居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从即日起,你的联络人变了,我会重新给你安排。”夙念云看着他淡淡的说道。

“是。”

离开祭司殿,夙念云不知道自己应该去何处了。同处一片天,却无法再见面,该说是自己活该,还是缘浅呢。

随着夙念云的离开,清玄门热闹了好一阵子,众宗门想要飞升的人很多,可是这机缘却不一定有,而现在夙念云已经离去,在清玄门至少还能沾点光不是。

因为随着夙念云的离开,清玄门的众位老祖也跟着飞升。

每隔一段时间出现的雷劫快要成了清玄门的一景。莫清鸢看不到这景致,至少能够听到那雷声。大岳山脉还是如当初那般,绿水青山。

原本以为待着在深山中见不到人,可偏偏那雷声让人总是忍不住的想起清玄门的日子。

“师父啊,众位师兄都走了,你还留在这里,很快就会被超越的哦。”莫清鸢双脚泡在水潭里笑着说道。

“若是你想要回去了,为师带你回去就是。”云雅正在一旁清闲的说道。

“以前想着回去看看,现在还是算了。”莫清鸢摇了摇头说道,曾经想着回去看看曲家的情况,现在不想了,没有了清瞳之眼,她也就没有了曾经的责任,只做自己就好。

不远处传来的声响,让莫清鸢愣了一下,随后扭头看向云雅正的方向,这地方不是已经被云雅正设下结界了吗,怎么会有人过来呢。

“她们再找你。”云雅正的话音落下,肖蓉蓉的声音就传过来了“默默,原来你在这儿啊。”

随后肖蓉蓉就跑了过来,肖蓉蓉的身后还跟着人,莫清鸢只能听得到有人,但是谁,就不知道了。

“正好出来玩儿呀。”莫清鸢笑眯眯的说道。随后才问道:“你们呢,是出来历练的吗?”

“历练早就结束了,之前不是答应了欣欣要一起闯一闯的吗,我们想去看看。”肖蓉蓉也坐在莫清鸢的身边。

“那、挺好。”

眼前就好像还能看到张欣兴冲冲的和大家商量去何处历练的模样。随后莫清鸢从身上将玉佩取下来,交给肖蓉蓉,随后才说道:“你们带着欣欣一起吧,她肯定会高兴的。”

肖蓉蓉搂住她,好一会儿才问道:“默默,你的眼睛不能恢复了吗?”

“唔,不能了,不过我觉得现在挺好的。”莫清鸢笑眯眯的说道。

肖蓉蓉没说话,只是抱得更紧了些。

好一会儿莫清鸢才问道:“你和谁一起来的?我好像听到还有人哦。”

肖蓉蓉沉默了一回儿扭头看向来人。“对不起。”那人好一会儿才说话,莫清鸢愣了一下,随后才问道:“小影?”

“是我。”

“正好,欣欣说过,想和你一起游遍这山山水水,你可要带着她哦。”

“默默,你不怪我吗?那会儿我就在问荆身后,我……”童影的话没说完莫清鸢就打断了她。

“小影,欣欣说过我们是朋友,只是你走的路和我们不一样。”

肖蓉蓉将莫清鸢给的玉佩递给童影,童影接过来,微凉的触感让她的眼泪更是止不住。曾经说好了一起去闯荡,结果她失约了,而她也走了弯路,等到约定的地点了,彼此已经错过了。

清晨,肖蓉蓉还让童影从宿醉中醒来的时候,森林中已经没有了莫清鸢的身影,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昨晚云雅正将时间给了她们,三个姑娘喝了不少酒。怀念着曾经一起的时光。可清晨,只留下她们两个人。

祭司殿的人原本已经准备好了人马出发,可紧接着祭司殿的首尊就换了人。而接下来的命令更是让他们不知何为。

原本是准备偷袭清玄门,而现在变成了各自回去。至于偷袭的那些东西,全部都被销毁了。

站在祭司殿的主殿前,旭阳看着不远处的学院,曾经那里是皇家学院,自己也在哪里待过,而现在已经变成了祭司殿的后院。面目全非的样子让他有些叹息。

这次回来是他自己的决定,尽管他和主人都知道,莫清鸢不需要他们的保护,可还是想要在她所在的地方给予保护,保护不了她,就给她所在的世界一个安静。

春去秋来,寒来暑往间,各宗门都有了飞升的人。肖蓉蓉偶尔还会回宗门看看,而童影只是在路上,时不时地摸着玉佩,和玉佩说话,尽管得不到回复,可依然能够想象得出玉佩中的人会如何回话。

这些时日她们走过冰天雪地的高原,走过一望无际的草原,见识了绵延不绝的荒漠,至于路途中遇到的妖兽也被两个人拿下。

重回到大岳山脉,还是没能找到莫清鸢的身影。却遇到了曾经在学院的时候遇到的白猿。一瞬间就好像回到当初历练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