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8 05:29:23

最新章节: 阳光晒在身上很是温暖,让莫清鸢一瞬间有种忘却一切的冲动,小猫仔在一侧小声的叫唤,云雅正一边煮茶,一边瞄了一眼小猫仔,小猫仔吓得想要躲开,却被莫清鸢一把抓上来。放到肚子上摸着小猫仔的脊背。莫清鸢有些开心,虽然看不到了,可是这一伸手,还是很容易就把小猫仔抓到了呢。云雅正觉得小猫仔有些碍眼了,真的是一点

四 初遇怪事

大雪下了两日,等到雪停了,城里的人也出来活动,悦城不是所有的人都是修炼之人,大多数还是些普通百姓。自然也是跟着天时生活。

午时,一辆低调的马车从悦城出发,没人会去注意这种小马车,毕竟仙门大家都有自己的坐骑或者是飞舟。

“焰生,咱们慢点走,不用急,正好你也熟悉熟悉我的新名字,免得出错。”莫清鸢坐在车上一边看着风景一边交待。

“嗯,我知道了。”

缓慢行驶的马车在驶进流云城的时候停下了。进了城,莫清鸢从马车上跳下来,“你先去找家客栈休息,我去办点事。”

说完不等焰生说话就匆忙的跑走了,焰生也没多问,马车继续朝前行驶。

莫清鸢很快在流云城中找到了一个看起来有些古朴的院落,院子有些破旧了,地上到处可见落叶与枯黄的杂草。

看着这院子,莫清鸢心里有些复杂,这是原主生活的地方,一直以来只有她和一个老仆。

如今已经是空无一人了,莫清鸢没有感叹太久,直接进入原主住的那间房间中,房间许久没有人住,此刻依然成了蜘蛛的天下,随处可见的蜘蛛网让行动变得不便起来。

莫清鸢没有动手去清理,只是站在门边,双手在前方施展着法诀,很快墙角的砖缝中长出了一株株绿色的小草,那草叶子就像是有了生命一样,纷纷插入砖石的缝隙之中,砖石在这柔弱的力道中颤颤巍巍的抬了起来。并且挪到一旁。

砖石的下面是个小箱子,这是原主所存放的东西,据那老仆说不能示人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她也不知道。

紧接着莫清鸢站着的地方出现了一株生死藤,这若是在外面必定是会被疯抢了,毕竟这也是稀缺的药材之一。

藤蔓快速在地面游走,紧接着就将小箱子卷起来带到了莫清鸢的身边,那边柔弱的小草继续讲砖石归为原位。让其显得丝毫没有动过的模样。接着那小草就如同出现的时候一样,慢慢的缩回去,知道什么也看不到。

生死藤还在欢快的摇着那微小的叶子,莫清鸢摸了摸它,顺手将箱子收到戒指里。藤蔓也在她手间慢慢消失。

打开的房门再度关上,就好像从来没人来过一般。

院子里依旧杂草依旧,却已经无人整理。

夜晚的流云城很安静,客栈里莫清鸢在周围布上结界之后,将那藏着秘密的小箱子打开,箱子里一把钥匙,一块玉佩,还有一个封印的盒子。

钥匙看上去和普通的材质差不多,没见什么特别,莫清鸢将其拿起来,左右翻看,顺道也将封印的盒子拿起来,也没能发现打开的方法。

试着往钥匙里注入灵力,莫清鸢突然发现,钥匙居然主动开始在吸取自己灵力了。

莫清鸢眯着眼睛,盯着眼前的钥匙。就在此时,她那乌黑秀丽的发丝居然开始泛起银光,指间甚至出现冰晶。钥匙有些不安的在空中颤动。

突然之间,钥匙已经以最快的速度从窗户冲了出去,房间的地面已经被冰封上,银色的发丝在空中飞舞,莫清鸢看着打开的窗户,皱起眉头。

按理说自己布的结界,这东西应该是冲不出去的,而现在居然就这么飞了出去。

关上窗户,银色的头发已经恢复成原来的黑色,房内除了丝丝寒气,已经看不出曾经被冰封过。而她却不知道,在钥匙飞出去的瞬间,各大仙门都震惊了,魔之匙居然会出现,当初不是说这东西已经在大战中毁了吗,如今出现,魔界的封印岂不是真的要破了?

各大仙门纷纷决定让门下弟子出门历练,而一些长者已经前去查看封印。这些莫清鸢并不知道,关上窗户之后的她已经开始研究玉佩了,

这玉佩看着也没什么也别,莫清鸢丝毫不怕这东西也是个会吸灵力的家伙,毕竟她的寒玉冰玄功不是普通的功法,这东西连灵力都能封,更何况是个吸灵力的家伙呢。

注入灵力也不见有反应,莫清鸢随手将其丢到戒指中,接着就是封印的盒子了,盒子封印的很严实,几种灵力转换也不见有什么反应,莫清鸢不免觉得这东西没什么用处了。但是想想还是觉得先收藏起来会好些。

清晨,马车依旧是慢吞吞的驶出城,朝着下一个主城而去。

“大师兄,我们这次去哪里历练啊?”

“我们先去启悦皇朝看看。”

“唉,你说到了邺城我要不要回趟家呢?”

夙念云带着五个人从清玄门出来,此次出行,玄青子也不敢派太多人来,毕竟并不清楚这封印到底破没有。

“想去看看也可。”夙念云并没有做出什么严格的要求,毕竟他也熟悉这好友。

“嘿嘿,放心放心,我萧月楠不会做出抛弃兄弟的事情,但时候你太想去,我会带着你的。”萧月楠说着那好看的桃花眼也眯起来。

夙念云没有理会他对着其他的师弟说道,“此次即是历练,就试试飞行术吧。”

“是。”

夙念云见大家都准备好依旧率先出发,众弟子一起跟上。

莽山是出了流云城之后最大的山脉,据说曾经这里被称为蟒山,因为山林中蟒蛇居多,而且还有个蟒蛇妖,祸害这周围的民不聊生。

后来来了一位道法高深的道长,道长三剑将蟒蛇妖斩成三段,而这莽山也就变成三段山了。附近的村子也变得风调雨顺起来。

这是莫清鸢在山下的茶棚了解到的故事,那小二讲解起来就好像他当时就在场一样,眼前的山峰也确实像小二讲的那样分成三段,不过莫清鸢觉得故事夸奖性比较大。

莫清鸢一手撑着下巴一边看着这山,看着看着微皱起眉头,这山变了,这是她在瞬间察觉到的事情。

“救命啊,救命啊!”从山上由远及近传来的声音让歇脚的人纷纷注目,小二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山自从那蟒蛇妖被斩之后,连个猛兽都不再有了,今日居然有人会喊救命。

山上跑下来的是个年轻的妇人,头发有些凌乱,带着些干草屑,身上也满是泥泞,脸上带着伤痕,点点血珠在她跑的时候落下去,那满脸的慌张,使得她没工夫擦拭。

“哟,长生媳妇,你这是怎么了?”茶棚的老板娘也在那声救命出现之后注目观看,在发现是熟悉的人之后,也是有些纳闷。

那妇人一听有人认识她,瞬间眼中有些激动,目光也转向茶棚的老板娘,飞快的跑过来,随后又慌乱的说道:“快,芳姐,快跑,那山上蟒蛇妖复活了。”妇人说着脸上尽是惊恐。

莫清鸢只是看了一眼来人,继续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山峰,山峰确实在变化,那两边的山峰似乎是在朝着中间的山峰而去,速度没那么快,却还是可以捕捉到。

“什么,怎么可能?”茶棚老板娘还没来得及说话,店小二已经先是惊讶起来。

焰生早前一直注意着来的这人,这会儿见没什么动静不由得看了一眼莫清鸢,只是见她还在盯着山峰看,焰生也有些疑惑了,这一看却是让他也震惊了,就在他看过来的瞬间,两座山峰居然朝着中间的山峰移动了一下,也就一下,似乎是被他吓到一般,移动一下之后就不在动了。

“哎呦,我男人已经被那蟒蛇吞了,你说是真是假。”那妇人也有些着急了,显然是为这小二的不信任着急起来。

“老板娘结账。”一旁的客商确实着急了,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自己是要赚钱的,不是准备送命的。

休息的客人纷纷结账走人,留下的只剩莫清鸢这桌,还有就是一个年轻的少年了。

那少年这会儿见有人和自己一样,顿时觉得这应该也是某家出门历练的人了。只是见那两人一直看着山峰,不由得扭头看过去。

“这,客官,你看。”老板娘也有些害怕,准备着收摊回家,故而见莫清鸢坐着不动有些迟疑了。

“老板娘,包子做的不错啊,在给我来一笼。”莫清鸢扭过头笑着说道。同时拿出银子递给老板娘。

“客官您喜欢就成,只是现在这……”老板娘接过有些欣喜的接过银子,只是还是有些迟疑,生意随时都可以做,若是这出了人命……

“若是我说刚刚走的人,等下就会回来,老板娘,你还要走吗?”莫清鸢好奇的问道。

茶棚的老板娘扶着桌子,突然有些害怕了。走了的人再回家,岂不就是说走不掉了嘛。

小二听到此处,一咬牙前去拿了一笼包子,“客官,您慢用,”

“小二,我这也要一笼。”后面桌上的客人也如此吩咐着。“顺便再上壶茶。”

原本有些害怕的要走的妇人此时也没在那么害怕,守在一旁,老板娘见状,也是心一横,坐在一旁等着。只是看眼前这两桌人都是看着莽山,不免有些好奇的看过去了。

一阵风吹过,光秃秃的树木在风中摇摆,显得有些滑稽,不过此时却没人欣赏。没一会大山已经被雾气所围绕,老板娘有些震惊了,从小在这山边长大,还是第一次见如此大的浓雾。不一会儿的功夫,眼前的茶棚也已经被浓雾所包围了。

浓雾中有铜铃声传来,老板娘瞪圆了眼睛仔细看着。莫清鸢在大雾来临之际就不再观察眼前的山了。专心的吃着包子,等着来人。

从浓雾中走来的人恰好就是刚刚离开的十个人,而此时这群人也震惊看着出现在眼前的茶棚。

“这是怎么回事?”

“你们怎么从山上下来了?”

老板娘和其中一名客商同时问道。

“你说什么?”那客商震惊了,自己明明走的是管道,怎么就变成了从山上下来的呢。慌忙回头望去,已经看不到那莽山的踪迹,四周只有浓雾,根本已经分不清方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