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8 05:29:23

最新章节: 阳光晒在身上很是温暖,让莫清鸢一瞬间有种忘却一切的冲动,小猫仔在一侧小声的叫唤,云雅正一边煮茶,一边瞄了一眼小猫仔,小猫仔吓得想要躲开,却被莫清鸢一把抓上来。放到肚子上摸着小猫仔的脊背。莫清鸢有些开心,虽然看不到了,可是这一伸手,还是很容易就把小猫仔抓到了呢。云雅正觉得小猫仔有些碍眼了,真的是一点

六十六 擅闯者

上空路过的正如莫清鸢所说的是常家的人,常如溱一回到水灵院立刻就给家里去了消息,常家瞬间秘密的行动起来,知道这任务森林不能进高阶能力者,他们自然不会硬闯,万一这林子毁了,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更何况可以给自家的弟子多带着高阶法宝便是。

莫清鸢决定跟上去看看就是因为这些法宝,好奇自然有的,既然有了,那就要看看情况。

莫清鸢很快跟上去,白猿见状直接爬回到自己的山洞里,瞬间觉得还是自己的山洞舒服。心里还默默地觉得,这地方不能让。

焰生没理会白猿的行为,毕竟这地方都是她的,只是抱着小猫安静的摸着她的脊背。小猫乖巧的在他怀里睡觉,尾巴时不时摇动一下,根本不管离去的主人。

上空的人很快就到了常如溱留下记号的那棵树旁边,而这里也是莫清鸢想了许久决定给他们留的地方。

“大哥,就是这儿了,我已经感受到咱们家特有的记号。”

“我知道,都注意一下,这迷雾中有可能会有雁霸鼠。”那人平静的指挥道。

莫清鸢仔细看了看,这一群是二十多个人,幸好换了地方,雁霸鼠那边还在处理自己的问题呢,自己没工夫招待这些人,到时候真给他们闯进去,估计等到学院组织的时候,灵力泉里只有普通的水了。

而这些穿着黑衣在黑夜中,谨慎的走进迷雾中。莫清鸢没有跟进去,但还是可以看到情况的。

随着走在第一位的人拿出一块玉,就见这些迷雾似乎有变薄的迹象了。莫清鸢微微挑眉,还好这里是自己的给他们造的,不然就黄老设置的那个迷雾,玉出来的一瞬间迷雾都被吸走完了。

迷雾也只是在他们眼中稀薄了些,随后从四面八方蜂拥而出。“怎么回事?”后面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传出来。莫清鸢却是有些惊讶的,这声音听着不像是他们这个年纪的吧?

“五长老,这里的迷雾有问题,墨蓝玉不管用。”带队的那个人说道。

“再试试。”

领头的那人再次用灵力催动着手里的玉,那块玉悠悠的漂浮在空中,微弱的白色光芒从玉中传出来。周围的迷雾再次变得有些稀薄,只是还不等他们欣喜,这迷雾再次蜂拥而至。

空中的玉颤颤巍巍的落下来。

“长老,这里有些不对劲。”那人说道。

“那就往前走,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东西在作祟。”苍老的声音带着不怒自威的感觉。

那群人没有人说话,却是警惕的朝着前面而去。莫清鸢坐在树上,时不时的注意着里面的情况。

这里是她设置的阵法,自然不会那么容易雾气就变薄,毕竟这里只要有灵气支撑,这些雾气就会源源不断的过来。

而更重要的是她设置的阵法是无法破解的,至少她暂时没见到破解的人。

偏偏她所会的阵法也不算多,就这么几个,当初没觉得有什么用处,也就没仔细学,不然就不会是这么浅显的阵法,还需要她本人在这里看着了。

迷雾中,常家的人走了半天也不见有什么攻击,虽然有些奇怪却也没多想。

莫清鸢见他们一时还发现不了问题,也就利索的将冰凌弓拿了出来。

顺手从一旁的树上砍下一段树枝。弓箭上只是附上一层木系灵力,随即射了出去。

最后的那个人没能防备,被这一箭射中了丹田。明明是微弱的木系灵力,可也在一瞬间让他的灵力缺失。

“戒备。”苍老的声音说着,那些人将那受伤的人围在中间,警惕的看着四周。

刚才的那一箭,他们谁也没有注意到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随意的脚尖处释放了些灵力,脚下的树便欢快的摇晃起枝叶,其中的一支悄悄地伸进迷雾中。就像藤蔓一样在丛林中穿走。莫清鸢收回了弓箭,手下开始操控着这些树木。

不一会儿树林中的树都开始欢快的摇摆,那常家的人更是戒备。

“你们好大的胆子。”忽远忽近的声音让他们更是戒备。

“阁下可是黄老?”那五长老问道。

“擅闯者死。”那声音对于五长老的话并未理会,而是继续说着自己的话。

“擅闯者死。”

“擅闯者死。”

……

一时间这迷雾中的花花草草都开始喊着这句话,显得有些诡异起来。而外面的莫清鸢还在继续输送着灵力。

“雁霸鼠一族就是这般待客的吗,我等前来也只是想和黄老做个交易,何必如此绝情。”五长老继续说道。

微风轻轻的拂过,突然之间就见那被射中的人,被脚下的草缠绕起来,那人惊恐的想要说话,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嘴巴里都是草了。惊恐中不等他说什么,就被拖到地下了。五长老一直不见说话的人,微微侧目的时候觉得少了些什么,随后才低头,身边的那个人居然不见了。

“好你们雁霸鼠一族,我常家好心好意和你们交个朋友,你居然如此行事,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擅闯者死。”那机械般的声音再次响起。

“花肥,花肥……”

“花肥,花肥……”

……

随后那些稚嫩的声音笑嘻嘻的开始喊着花肥,五长老的面色有些凝重。

原本只是以为人被抓走了而已,可现在看来是被做成了花肥。苍老的面庞上有些凝重,这次家族给予他这般重要的任务,而为了这次任务,他不惜生生毁了自己的修为,这才能进来,可现在,进来了,却是见不到那所谓的黄老,只是这些迷雾中的藏头露尾之辈,却让他家中后辈变成了花肥。

手中出现一把短短的剑,莫清鸢虽然看的见,却还是有些好奇的,这东西有什么用处,这会儿才拿出来。

短剑被拔出来之后直接就朝着迷雾中的林子而去,迷雾中仅能看到一阵红光,没一会儿就什么也看不到了,而莫清鸢却看的分清,这剑是朝着自己来的。

一道红色的光芒直直的朝着她的面门而来,莫清鸢将木之灵力转移到脚上,脚下的大树欢快的摇动着树叶。双手直接控制着那柄过来的剑。

红色的剑上冰霜缓缓地增多,莫清鸢那微微飞扬的发丝这会儿也变成银色,空中似乎也开始变冷了,随着迷雾之中五长老越来越凝重的表情,那柄红色的剑也渐渐地恢复了平静。

莫清鸢松了口气,差点被这剑打乱节奏。银色的发丝也恢复如常。

就在这时那安静下来的剑飞快的朝着她射去,莫清鸢在空气翻转躲过,只是脸上还是别划伤了一道,有些火辣辣的疼。

而此时的剑已经彻底被冰封,莫清鸢忍着痛,重新发动着木系的灵力来恢复脸上的伤。

而迷雾之中,五长老却是后退两步,嘴里的腥甜被他压了下去,这会儿不能露怯。身边的人慌忙扶住他。

原来说话的声音这会儿已经不见,只剩下那些童稚的嬉笑声,就好像还要拖人去做花肥一样。

“长老,干脆一把火烧了这里得了。”有个人有些急躁的说道。

“也可。”苍老的声音有些咬牙切齿,毕竟那柄剑可是他们常家的宝贝,现在却被那躲在暗处的人拿去了,先不说那人能不能用,至少不能让家族之外的人知道,毕竟他们常家的敌人也是不少的。

说话的人得到命令瞬间兴冲冲的到了最前面,眼睛有些猩红,双手随即出现两团火焰,那嬉笑的声音也有些惊恐,莫清鸢看了看,脸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也就继续对付着迷雾之中的人了。

双手随即开始施展起木系法术。原本还在惊恐的尖叫的童稚的声音,这会儿也恢复了平静。

“花肥,花肥……”

“花肥,花肥……”

嬉笑声继续响起,放火的那位倒是冷冷的一笑,既然这么喜欢做花肥,那就让这林子给他做肥料吧。

火焰很快在迷雾中燃烧起来,只是还不等他高兴就发现这火焰居然只是在他们眼前燃烧。

“老七,快撤了这火。”五长老的声音最先响起来。那人却是一愣,随后有些不情愿的开始去撤火焰,只是这时候他才发现,这火焰居然不听他指挥了,这怎么可能呢。

还不等他反应,那火焰已经冲着他而来,甚至于没有听到一声叫,火焰中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花肥,花肥……”

“花肥,花肥……”

……

那稚嫩的声音再次欢快的响起,“黄老,还是不要欺人太甚的好,我们常家背后可还是有玄天宗的。”五长老恶狠狠的威胁道。

莫清鸢想了一下,好像之前萧月茜说过的,常家大小姐是玄天宗的弟子,就是不知道玄天宗的人知道不知道这常家的人在扯他们的虎皮呢。

“说了擅闯者死,你们是聋了吗?”那忽远忽近的声音再次出现,比起之前更具有压力感。

“五长老,天快要亮了,咱们要快了,不然,会被祭司殿的人发现的。”其中一个人凑到五长老面前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