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8 05:29:23

最新章节: 阳光晒在身上很是温暖,让莫清鸢一瞬间有种忘却一切的冲动,小猫仔在一侧小声的叫唤,云雅正一边煮茶,一边瞄了一眼小猫仔,小猫仔吓得想要躲开,却被莫清鸢一把抓上来。放到肚子上摸着小猫仔的脊背。莫清鸢有些开心,虽然看不到了,可是这一伸手,还是很容易就把小猫仔抓到了呢。云雅正觉得小猫仔有些碍眼了,真的是一点

七十六 引来祭司殿

“刚才不是都说过了吗,老刘你的消息有点慢啊。”班上一学员说道。童影手中的药材停留在那人进来的阶段,叶子边角处有些泛黄。

“什么呀,刚才是刚才,刚才是她自己一个人去的,可是现在不一样了。”那人解释道。

“怎么不一样啊,带着她的宠物猫啊。”班上一学员笑嘻嘻的说道。

“哈哈,估计是呗,不过那只猫真是,没话说啊,你说怎么就会有这样的坐骑呢。”

童影听着这些嬉笑,心中有些不是滋味,那只猫她也抱过的,扁圆的叶子,这会儿上面的黄色斑点增多了些。

“那猫她不是一直都带的嘛,基本就是走到哪儿带到哪儿。”其中一名学员诧异的问道。

“行了,行了,别猜了。告诉你们吧。原清默是带着肖蓉蓉,张欣她们去院长那儿了,你说会不会院长准备奖励她,她不愿意独享,准备分给自己的小伙伴啊?”

“还有这种好事?”有人觉得不可思议。

“早知道我也和她做朋友,不说吃肉,喝点汤也行啊。”其中一人惋惜的说道。只是话说完,就被旁边的学员撞了一下,他侧目看去,同桌示意他往右边看。

有些不明白的她扭头看到童影,才反应过来,最近一直在说她们这个小队伍之间出问题了。

童影一直没说话,她觉得自己刚才泛起的同情心根本不值得,叶子在她眼前变成黄色,黄的刺眼。

落雪阁的学员都纷纷小声的交头接耳,不复刚才的大笑。可童影却觉得这种小声的嘲笑才是最致命的。那刺眼的黄色在面前缓缓地干了下来,童影缓缓地抬起手,叶子在她手里碎成渣。

而院长这边经过两位长老的检查,也终于确定了莫清鸢却是没有恢复的可能。而炼药系的长老却是觉得可惜,这姑娘还没恢复,就能种植出他们炼药系都想要的进阶药材,若是恢复了呢。

“怎么样?”院长担忧的问道。

“无法恢复,伤势过重。”药长老直接说道。

“这,就没有其他办法吗?”院长急切的问道。

药长老没说话却是看着莫清鸢,莫清鸢有些不解,这不是已经看完了,自己还盯着自己呢。

“原同学,我看外面有你的同伴在等你,不如你先去和她们说明一下。”炼药系的长老摸着胡子,面带微笑的说道。

“是。学生告辞。”莫清鸢这才起身出去。

“到底怎么了?”院长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这孩子不是受伤,她的灵力是被人生生从体内拔除的。”药长老面无表情的说道。

“什么,这不是邪功吗,怎么会有人练?”院长惊讶的问道。

“不知道,这件事我会如实禀报祭司殿首尊。告辞了。”药长老说着起身出去。

“这。”院长也不知道说什么了,这种邪功按理说应该没有人会的,只是现在魔之匙重现,是不是也预示着曾经出现过的邪功也都会一一重现呢。

“唉,老木,你也不要想着让她恢复如初,若是恢复,就是练那等邪功,若是练了才等于毁了你们木灵院的未来,现在的情况挺好。”炼药系的长老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我自己的学员自然不会让她练什么邪功。”院长凝重的说道。

“嗯,那就好,估计首尊下午就会过来,你可以先问问怎么回事,毕竟这种事情,你也要先了解清楚,不然你也难辞其咎。”炼药系的长老说道。

“对。”院长说着朝着门口走去。

莫清鸢到了外面,却是不太明白那祭司殿的药长老的眼神是几个意思。

肖蓉蓉三个人已经先行上前询问,“不行的,恢复不了。”莫清鸢话音刚落,就见祭司殿的药长老已经出来了。

四个人见状慌忙规矩的行礼,祭司殿的药长老停顿了一下,没说什么,离去了。

萧月茜有些不解,这药长老虽说平日里也是冷冰冰的人,怎么今日有些不同。

“原清默,你进来一下。”院长的声音响起的时候,萧月茜也没想明白。

莫清鸢虽然也不太明白,却还是朝着院长所在的位置而去。

一进房间就见院长的脸色有些凝重,莫清鸢也有些诧异,不就是不能恢复吗,至于这样吗。

“原清默同学,你身上的伤,你可知是怎么回事?”炼药系的长老摸着胡子语气温和的问道。

“知道哇。”莫清鸢点了点头说道。

“即是知道,为何之前不曾向我说明呢?”院长声音有些着急的说道。

“之前院长也曾替我把脉,我以为院长也明白了。”莫清鸢诧异的说道。

“唉,实话和你说,你的伤是被人吸走体内木系灵力所致,这是邪功,也是咱们这里所禁止的功法。”院长解释道。

“禁止的?”莫清鸢也皱起眉,那这么说来落花城城主岂不就是明知故犯了。

“对,练这等邪功的人,都是要被送到祭司殿审判的。”炼药系的长老说道。

“可是那人已经死了。”莫清鸢说道。

“死了?怎么死的?”院长惊讶的问道。

“我不知道啊,那会儿我因为灵力尽失没看清。”莫清鸢觉得自己也可以去编故事了,反正那会儿的事情也就她和夙念云知道了。

“那后来呢?”炼药系的长老问道。

“后来,后来就是祭司殿的人出现了。”莫清鸢无辜的说道。

“祭司殿的人出现?”院长觉得这事情既然祭司殿知道,那药长老不应该是哪个态度啊。

“那应该没什么事情。等会儿首尊来的时候,说明白就好了。”炼药系的长老说道。他觉得可能药长老知道的不多,故而会产生今日发生之事。

“好。”院长点了点头,莫清鸢有些不明白,这个首尊又是谁,到底是几个意思,莫不是自己还要把故事便给那个首尊不成。

没等多久,祭司殿的那名所谓的首尊就出现了,莫清鸢见到他还是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一般。只是那名首尊显然没有见过她,只是随意一瞥。

那名首尊的到来也让木灵院瞬间议论纷纷,甚至有人猜测,莫清鸢几个人这是要有大机缘了,这年头进入仙门百家还是容易些,可是祭司殿,那真的是不容易进去的,就是仙门百家的人想进去也不容易,更何况是他们这些普通人了。

可是现在,祭司殿的首尊出现在这里,众人除了羡慕,只剩下眼馋了。更何况此次陪着首尊前来的除了祭司殿的几位长老,就是各个学院的院长以及总院长了。

童影在班上再次接受了一次大家的洗礼之后,才跑出落雪阁。

而这边,莫清鸢却没有那么轻松了,祭司殿的人一来先是对她再次检查,毕竟也要看看是不是她自己练邪功导致的。萧月茜三个人在院子里有些担心里面的情况,只是这会儿已经不是她们能上前的时候了。

一番检查之后才开始让莫清鸢讲明情况。莫清鸢知道有可能要说明,也就在心里默默地过了几遍,这会儿自然很是容易说出来。

只是不是像和夙念云讲述那般说明一切,毕竟眼前的这位首尊之前在上面的时候她可是见过他的,虽然只是一面之缘。

只是讲述中还是说出了那位老城主的样子,至于他们见过没有,莫清鸢觉得这些就让他们自己去猜测查证好了。

而这次从莫清鸢嘴里出来的事情,就变成了——一个隐世之家出来的不谐世事的少女,在落花城附近,因为自身木系灵力高超,而被一个蒙面大汉打败,甚至于被他用邪功吸走灵力,最后的最后,被一名天外来客所救,至于自己之前的样子,莫清鸢还是说的挺清楚的。而那首尊从漫不经心变得凝重起来。

“你的意思是说,你是在落花城附近碰到的?”首尊右手拿着茶杯的盖子漫不经心的问道。虽然面上一番漫不经心,却不知心里已经是惊涛核浪,之前上面来的消息明明说,那人已经死了,莫不是那人知道,提前故意设下的陷阱,可这看起来根本就不高明的陷阱啊。

“是。”莫清鸢小心的回答。而其他的祭司殿的长老也纷纷皱眉,先是魔之匙出现,再来是上面的指令,现在更是碰到修炼邪功的人,怎么所有的事情就一起出现了呢。

总院长这会儿也是提心吊胆,木灵院这些年虽然成绩不怎么好,可不管怎么样,这也是在他这个院长之到下的,若是出了什么修炼邪功的人,他这个院长也算是到头了。

木灵院的院长虽然也有些担心,但是前几次和莫清鸢的聊天,他觉得这姑娘不会修炼邪功。

“那、那位姑娘后来去了何处?”祭司殿的首尊漫不经心的问道,只是这个问题一出来,他的心已经跳到嗓子眼,对于那个人,他所知道的也不多,他只是知道那人拥有的是他家主人想要的清瞳之眼,仅此而已。

“那会儿灵台有些不明,隐约间瞧着他们是往城里去的。”莫清鸢思索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