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8 05:29:23

最新章节: 阳光晒在身上很是温暖,让莫清鸢一瞬间有种忘却一切的冲动,小猫仔在一侧小声的叫唤,云雅正一边煮茶,一边瞄了一眼小猫仔,小猫仔吓得想要躲开,却被莫清鸢一把抓上来。放到肚子上摸着小猫仔的脊背。莫清鸢有些开心,虽然看不到了,可是这一伸手,还是很容易就把小猫仔抓到了呢。云雅正觉得小猫仔有些碍眼了,真的是一点

九十七 各方动静

“我并不曾怪罪谁,今日真的只是一时不察。”莫家的老三语气依旧淡定。就好像今日那个打翻茶杯的人不是他。

“既然如此,那你自己要小心,祭司殿的人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莫家的老大还是有些担忧。

“嗯,我知道。”莫老三微微点头,随后飘飘然而去。莫家老大看着只能叹息。这个弟弟,自从当然的意外之后对谁都不在亲近。可这一切谁也不愿意发生的啊。

“如何,老三可是说了什么?”莫家家主莫元在莫家老三莫铖尔离去之后才进来。

“父亲,三弟他,说只是手滑,没什么事情。”莫铖温也有些无奈。

“既然他不愿意说,你们也多注意点,至于那个学员,暂时还是不理会的好,现在祭司殿的人在注意她,咱们不参与。免得惹祸上身。”莫元沉思了一下说道。

“是。”

而那边莫家老三回到自己的院子里望着面前的竹叶出神,翠绿的竹叶上还带着雪花,前两日下的雪他留下了一些,正好可以观赏。

只是这会儿很显然他没有在看风景,他想不明白莫清鸢是如何到了这里,若是她的身份被人知晓,又该如何保命,明明让她留在流云城,怎么会来到京城呢。

他知道自己这十多年没曾回去过,可不代表他不认得莫清鸢的样子,毕竟和当初的她长得很像啊。

莫清鸢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这会儿的食堂还在热闹中,半夏喝了三杯水才缓解了一下,刚才说的太兴奋,忘记喝水,这一结束反倒嗓子难受起来。

“结束了吗?我是不是可以回去休息了?今晚住哪儿啊?”莫清鸢见半夏已经开始灌水反而发出自己的三连问。

“你真是。”半夏话没说完再次倒了一杯水来喝。

“等会跟着我走,时候不早了,咱们散了吧。”金语凡适时站起来说道。

“哎呀,半夏妹妹讲故事就是好听,我都觉得里面的人不是我啊。”宋义也笑嘻嘻的起身。

“哼,想多了,别忘了你可是被那只猫打败的。”王铎指着莫清鸢怀里半睡半醒的小猫仔提醒他。

“你给我走开,这件事是老子的耻辱,居然被只猫打败了,那皮皮七,明日我要和你决斗。”宋义转身对着莫清鸢怀里的小猫仔说道。

小猫仔适时的睁开眼,很是无辜的歪歪头,冲他喵了一声。

周围几个人都笑起来。

“哎哎,宋哥,瞧见没,人家已经接受你的战书,明天要是输了,你真的对不起你自己啊。”其中有人开玩笑道。

“哈哈。”……

食堂再次热闹起来。

随后的众人也三三两两的离去。

“默默,明天要加油啊。”张欣一边离去一边朝着莫清鸢大喊。

“知道了,知道了。”莫清鸢随意的挥挥手。

参加比赛的人,朝着比赛区的休息室而去,张欣那一群观战的人,却是朝着观战区的休息室而去。

回到各自休息区的众人纷纷坐好。莫清鸢有些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却还是在半夏的示意下坐好。

“这次咱们的比赛,三队表现得最好。在此我像原师妹说声抱歉,之前你跟着我们队伍的时候没能好好与你讲明。”金语凡说道。“接着是说明天的比赛,明天的比赛说简单也很简单,你们参加过的都知道,原师妹没参加过,所以我现在和你简单说明一下。”

莫清鸢点了点头。

“明天的比赛被大家称为是守旗之战,意思就是守住自己旗子。明天咱们还是分开行动,有负责守旗的,还有就是抢旗的。”金语凡说道。众人安静的坐着,就连莫清鸢怀里的猫仔也乖巧起来,唯有尾巴一摆一摆的。显示着自己的悠闲。

“任务说起来很简单,但是你们自己都知道你们的对手没有那么简单。”金语凡继续说道。“这次唐峰你们三队负责守旗,其他人跟着我去抢旗。”

“没问题。”其他学员纷纷点头。

“既然都没问题,那就好好休息吧,等着明天的比赛。”金语凡也点了点头说道。

半夏这次直接带着莫清鸢离开,毕竟她才反应过来,她们原师妹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比赛,自然有些不熟悉的。

“守旗的不能去抢旗吗?”莫清鸢小声的问身边的半夏。

“不行的,明天咱们会在迷雾中守好自己的旗,当然,若是你出去抢也可以,出去的人是不能带旗子的。”半夏也跟着小声的解释。

“嗯,我知道了。”莫清鸢点了点头,怀里的小猫仔这会儿分外清醒,毕竟更深露重的。

而其他队伍也纷纷作出自己的安排,重点则是防着莫清鸢。莫清鸢自然不知道今天一天的比赛她已经在各个灵院留下大名,这会儿想不注意都难了。

“木系不是金语凡守旗就是那个原师妹守,你们抢旗的机灵点,早点把休息传递回来。”金系的饶峰说道。

“这次我去抢旗,你们负责守。”冷霜雪没有说太多,却直接分布了任务,随后就是各自前去休息。

“所以这个原清默师妹能够让你们的灵力暂失?”火系这边修睿却是在询问和莫清鸢所在的三队遇到的这些人,最先说话的就是二队的领队李成。

“是啊,我还询问了一番,不过半夏说是她们的特训。”李成说着目光时不时的转向焰生,毕竟这人可是跟着原师妹去秘密特训的,现在的本事都已经赶上他了。

“应该只是原师妹会。”修睿也笑了,他知道问焰生估计也不会说什么的。焰生很是淡然的坐在那里,就好像大家讨论的他不认识。说的也不是他一般。

“哎,我说焰生啊,你就算是喜欢人家,也不能什么都不透露,说出来咱们大家帮帮你呀。”其中一个人直接搂住焰生的肩膀调笑。

众人纷纷看向他,焰生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才说道:“明天可以不用本系灵力的吧,默默不是只会木系法术。”此言也算是他唯一的提醒了。

众人再次沉默,随后扭头看向修睿,修睿才笑着说道:“听说之前水系的人在森林围堵原师妹,师妹用的是冰系灵力。”

众人没说话,直接再次扭头看着焰生,焰生微微点头,反正这些事情大家都知道的。

“还听闻,冰系的院长前去木系要人,不过没有要走就是了。”修睿一旁的人补充道。

“还听说她还会火系的。”修睿也添上一句,焰生不可否认的点了点头,当初的自己身上火毒那么重,就是默默第一时间给自己拔除,随后才使用木系治疗术给自己治疗。

“所以,她才是木系第一人?”其中一个坐的有点远的人小声的总结。

“这种事情还是不要说了,总之咱们需要注意的就是万一这位原师妹来抢旗,你们一定要第一时间汇报。”

“是。”

土系这边也纷纷觉得应该防备莫清鸢,至于炼药系则是觉得防不妨结果差不多,原来的时候还有木系和他们作伴最早离场,这回就不一定了啊。苗云甚至想着明天是不是可以和木系商量商量,一块守得了。

莫清鸢回去的这一路,耳朵热的难受不说,时不时还要打个喷嚏,半夏担心紧张了一路,一直到进了房间,慌忙先给莫清鸢倒水缓解。

“师妹,你不会是病了吧,那明天比赛可怎么办呀?”半夏很是担忧。

“你是关心比赛,还是关心我啊。”莫清鸢喝了口水无奈的问道。小猫仔这会儿已经在房间里转动,毕竟今晚这儿将成为它休息的地方。

“我,我当然是关心你啊。”半夏有些理亏却又强装理直气壮的说道。

“嗯嗯,谢谢啊,我想我应该没事。”莫清鸢说着又揉了下耳朵,毕竟耳朵确实热的有点难受。

“那你到底是怎么了吗?”半夏说着也坐过来。

“应该是你的故事讲得太生动,大家觉得我是个不可不防的对手,所以在商量对策?”莫清鸢笑眯眯的问道。

半夏担忧的脸上变成了呆若木鸡,随后慢慢的变成了生无可恋,直接冲了出去。莫清鸢吓了一跳,这是几个意思,不会是准备自杀了吧。

想到此,莫清鸢也跟了出去。

而半夏出去直接闯入了唐峰的门,门的声响让周围的几个房间的人都探出头来看,莫清鸢到门口的时候半夏已经闯了进去了,“峰哥,我是不是又犯错误了。”委屈的话语让人闻着流泪。

“这,你说的是哪件事?”唐峰这会儿也有点懵。

“我把原师妹的厉害之处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了,现在是不是大家都会防备她了,咱们的胜算是不是变小了。”半夏委屈的解释。

莫清鸢靠在门框上听,顺便又揉了揉耳朵,真不知道是谁在念叨。

“这件事啊。”唐峰总算明白是怎么回事,随后解释道:“原师妹在结界中帮助我们赢了那么几次,回去肯定会被大家拷问的,所以你说与不说,他们都会防备咱们,所以现在你需要的是恢复好,等明天好好帮助原师妹守住旗子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