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8 05:29:23

最新章节: 阳光晒在身上很是温暖,让莫清鸢一瞬间有种忘却一切的冲动,小猫仔在一侧小声的叫唤,云雅正一边煮茶,一边瞄了一眼小猫仔,小猫仔吓得想要躲开,却被莫清鸢一把抓上来。放到肚子上摸着小猫仔的脊背。莫清鸢有些开心,虽然看不到了,可是这一伸手,还是很容易就把小猫仔抓到了呢。云雅正觉得小猫仔有些碍眼了,真的是一点

一百零一 重新测试

“是。”莫清鸢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又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来做测试,但还是上前。

怀里的小猫早在一进殿门就只留了个屁股对着众人了,莫清鸢伸出右手正要测试。

“等一下。”突兀的声音传来,让莫清鸢愣了一下。众人的目光也聚向发声者-祭司殿首尊座下的一名长老。

“把你的坐……宠物先给庆云。”那长老指了指莫清鸢一旁的年轻人说道。

“哦,好。”莫清鸢点头同意,之前还以为是有什么事情。没想到居然是因为小猫仔。而交出去也没有什么不可。毕竟测试灵力的话,小猫仔也帮不上什么忙。

那年轻人接过小猫仔,小猫仔还是不安的叫着,而那年轻人则是有些僵硬的抱着这软绵绵的猫仔。

莫清鸢这边已经将手放到水晶球上,双眼紧闭,透明的球很快开始闪动颜色,最开始的依旧是木系的青色灵力,不多,仅仅只是让这个透明的水晶球多了些些灵力而已,按照入木灵院的标准绝对是够了的。毕竟二阶的标准不少人都可以达到。

木灵院的院长也不知道说什么了,若是没伤在身,肯定不是这个样子吧。

很快水晶球里就出现了红色的光芒,耀眼的光芒让这些老师点了点头,这才是学了一年该有的样子。五阶八级的火系在学员中依然是佼佼者了。

接着出现的是浅浅的黑色,众人不免多看几眼,确认是冰系灵力。这黑色仅仅只是四阶六级的样子。

水晶球中灵力翻滚着,谁也不让谁,接着出现的是黑色,这黑色很是纯正,水系的长老以及老师点了点头,确认是水系无疑。只是水系的灵力和木系差不多,微弱的很就是了,让人一看就是初学者的样子才一阶。

随后水晶球平静下面,就好像检查不到什么了一样。莫清鸢也缓缓的睁开眼睛。随后将手拿起来。

“你是何时会的这水系?”一旁的长老问道。

“这是昨天晚上运转灵力的时候发现的。我还没练好。”莫清鸢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长老点了点头。

“你之前最后一次见到童影是什么时候?”那长老面无表情的问道。

“八月份的时候。后来就是听说她回家了。”莫清鸢回答道。

“据我们所知,那天你们吵架了。”

“不能算吵架,我们之间只是有些矛盾。”莫清鸢还是觉得她们之间的那些只能算是小矛盾。

“可调查到的是她拒绝了你给的东西。”那长老眼神有些不善。木灵院的院长也有些紧张了。

“嗯,是。”莫清鸢有些犹豫,不知道要如何说。

“你最好还是照实说。”

“那天我给小影的是清心丹。”莫清鸢低着头说道。

“既然你发现她的灵力有问题,为何不上报?”

莫清鸢抬起头有些惊讶的问:“她改正不就好了吗?”

“你是如何察觉她灵力出了问题?”祭司殿的首尊的声音传来,那长老刚要说话,被祭司殿的首尊打断便停下来,等着莫清鸢回答。

“木灵院的清晨灵气是最足的,那天早上我修炼的时候,灵气入体却让人有些烦躁,不像平时那般。后来我就直接出了门想要清醒一下。”莫清鸢解释道,“我在院子里没待一会儿,小影就出来了,她应该也是刚修练完,周身还有灵气浮动,我才看出来她灵气有些问题。具体的就不明白了。”

大殿之上安静了,莫清鸢觉得除了自己的呼吸声,什么也感觉不出来了。小猫仔在那年轻人怀里这会儿也习惯了,反倒安静了。

“之后你们就没在联系过?”那长老见祭司殿首尊不说话,继续问道。

“不曾。”莫清鸢摇了摇头。

“现如今你将被扣押在总院,等我们调查清楚在说。”那长老面无表情的说道。

“是。”

莫清鸢接过小猫仔跟着来带她离去的人。小猫仔一到她怀里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莫清鸢从来没想到有朝一日会被关禁闭,只是想想这也不能算关禁闭,毕竟她还是可以看到外面的,窗户还是可以打开的。甚至是无聊了可以在小院里转转,只是不能离开就是了。

小猫仔对于陌生的环境本能的警惕又好奇,这会儿已经在房间里到处转,莫清鸢只是坐在门口,盯着院子里的花草。

测试的时候她做了些手脚,现在还不知道会被会被发现,毕竟水系她也不是才一阶,只是今日的比赛用了些,自然也要留下些痕迹,不然都是麻烦。至于其他的,现在没必要都展示出来,毕竟还是要藏拙啊。

另外让她担忧的就是不清楚是只有自己被困在这儿,还是大家都被留下了。

至于小影,莫清鸢已经不再去想,毕竟当初自己劝过了,路是自己选的,只能走下去。

周围很安静,除了那时有时无的神识,莫清鸢觉得这地方还是不错的。若是有朝一日闲来无事,也可以建座茅草屋,顺便再院子里种上花花草草,也学习一下采菊东篱下的悠然自得。

而她离开的大殿已经开始谈论,“这测试球所显示出来的她的灵力都为正常的灵力。”那年轻人说道。

“可曾查出那些人是怎么进入的木灵院?”坐上手的祭司殿首尊听完他的话转而问总院的院长。

“禀首尊,这暂时还未查清。”总院长站起来说道。

“这件事最好先查清楚。至于这些学员,暂时都关在这儿,等你这边查清楚了再放了也不迟。”祭司殿的首尊站起来随意的说道。

“是。”

“此次事件关系重大,我已经发布了通缉令,不日仙门就会派人过来。”祭司殿的首尊说完离开了大殿。跟着出去的是祭司殿的人。

最后留下的都是学院的各位院长以及长老,“这件事是我思虑不周,只想着不让学院的丑闻传出去,却疏于防范。”总院长最先说道:“这段时间可有外人进入学院?”总院长说完看着在座的各位院长。

“木灵院最近除了学员外出之外不曾有其他人。”木灵院的院长率先说道。

“火灵院也没有。”火灵院的院长跟着言道。

“冰灵院也没有。”

“水灵院最近没有,之前的话常家人应该进去过,还有就是缥缈宗的人。”水灵院的院长随意的说道。

“我们土灵院没有。”

“我们炼药系倒是有人员进出,不过大家都是关心炼好的药,倒是没听闻这件事。”炼药系的院长直接说道。

“金灵院也没有。”金灵院的院长最后说道。

“重点再去盘问一下炼药系的,还有水灵院。至于常家,我会和祭司殿的水长老说一下,让他们看看情况。”总院长听完说道。

而众仙门听闻事件已经派了人下山来。夙念云在听闻一名暗系的学员逃离的时候还是有些担心的,毕竟莫清鸢之前见自己使用的时候还学了一下来的。虽然现在自己并没有出现什么不适,不代表莫清鸢没事的。

只是这次不管他如何说,清玄门的掌门都不同意他下山,而是让玄霄子带队前去。

只是玄霄子下山没多远就遇到了前面等着的夙念云,很是无奈只得带上。更何况玄霄子对于夙念云这般急切,还是有些好奇的。

毕竟这孩子从进山开始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他着急的,可现在居然能够看到他这般着急,还是很少见的。

萧月楠则是对着夙念云竖了个拇指,为了孩儿他爹还真是拼了啊。也不怕自己的问题被发现。

夙念云对于这手指直接无视,队伍行走的很快,甚至是路上还遇到别的仙门的人。

冬日的夜晚来的很快,莫清鸢觉得这种感觉还是不错的,毕竟管吃管住,要什么说一声自有人送过来。

而这天就算是京城名贵的常家也被祭司殿召去盘问,不少人有些紧张,这是要变天了吗。

常家前去的人很快回来,接着被叫去的就是莫家的莫三爷。

对于这个人京城的还是有些诧异的,毕竟这位爷在京城极为低调,除了必须前去的活动,基本不出门,京城人人都知道莫家出了个不爱修炼的人,每日只对琴棋书画诗酒茶感兴趣。别的人家莫三爷毫不放在心上。

而莫家的其他人则是有些着急了,怎么就突然开始调查他们这些世家了呢,常家是什么情况大家都不知道,而现在就轮到了他们莫家了吗。

祭司殿的大殿有些冰冷感,莫家的老三进来却没有丝毫胆怯,微微行礼后便站定。

“昨日的比赛中,你似乎对那个原清默的出现感到很惊讶?”大殿之上安静了好一会儿祭司殿的首尊最先说道。

“只是觉得她与早前的一位故人很像罢了。”莫家老三语气淡然的说道。对于莫清鸢的名字虽然诧异,却也没在深究。

“哦,故人吗,不知道是哪位啊?”祭司殿的首尊漫不经心的问道。

“故人已去,何必在寻。”莫家老三的声音依旧淡然。

“是吗?”祭司殿的首尊随意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