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8 05:29:23

最新章节: 阳光晒在身上很是温暖,让莫清鸢一瞬间有种忘却一切的冲动,小猫仔在一侧小声的叫唤,云雅正一边煮茶,一边瞄了一眼小猫仔,小猫仔吓得想要躲开,却被莫清鸢一把抓上来。放到肚子上摸着小猫仔的脊背。莫清鸢有些开心,虽然看不到了,可是这一伸手,还是很容易就把小猫仔抓到了呢。云雅正觉得小猫仔有些碍眼了,真的是一点

一百三十三 比赛开始

至于比武场边的的看台上已经有了不少的人,人群还在继续往里面进。

至于参赛的人员也已经由这特殊的通道在看台上就位。肖蓉蓉和张欣很幸运的可以坐在他们附近,作为他们身后的强有力的后盾,张欣觉得自己今天要好好的给他们加油。

林淼以及木灵院的院长这次也纷纷在后面坐好,这是最后一场比赛了,这场比赛的结果也是他最关心的,即希望莫清鸢得个好成绩被仙门选中,又希望她能落选,可以再磨炼几年。

只是不管他怎么想,反正比赛已经就要开始了。

关帆元在自己的位置坐好了之后就开始四处查看一下自己的对手,至于那些观众自然没有被他放在心上。

只是这一看不要紧,除了看到的自己的对手言松之外,就看到自己派关一他们去抓的人居然也在对面坐着,一瞬间脸色变得不好看起来,他怎么也没想到凭着关一他们的实力,居然会一个人也抓不来,就算是只抓到了那个二阶的也算啊。

对于关帆元的目光,肖蓉蓉自然感觉到了,微微蹙眉的看了一眼,就不在继续,心中却在想,看来这个姓关的还是不死心啊。

不等关帆元想太多,钟声已经敲响,甚至后面的鞭炮也响了起来。台上的观众一瞬间欢呼起来。

莫清鸢诧异的回头看看,不由得感慨,这些人好热情啊。

“比赛开始之前,先说明一下规则。”台上出现的老者直接严肃的说道。

莫清鸢瞧了瞧这人,感觉有点像是昨天见过的那位邢长老。

“比赛过程中不得使用一些不入流的手段。可以使用你拥有的任何一份灵力。”邢长老的脸上看起来很是严肃,台上的观众在他出现的时候已经安静下来,从他开始说第一句话,就已经达到了全场都能听到的境界。

“另外,我会随时终止比赛。”邢长老继续说道,这是这话一出,瞬间参加比赛的有些懵了,怎么还能终止呢。

“至于终止的缘由,自然是你的对手强过你太多,不必挣扎。”此言一出,瞬间大家有点难受了,还没打就知道对手强过自己太多,是不是有点不公平啊。

“不用觉得我处事不公,我终止你们的比赛自然是因为你们太弱了。”邢长老的话一瞬间让这些参加的比赛的心头多了点火气。

“比赛场地可准备好了?”邢长老说完已经不打算理会他们这些参赛的人员,而是直接朝着前面问道。

前面的观众有点懵,这话不应该是问他们的吧。

“禀长老,比赛用的擂台,已经准备完毕。”虚空中的声音让人不由自主的抬头看过去。

莫清鸢对于这个声音还是有些诧异的,原来萧月楠说的夙念云去做的事情就是给他们搭建擂台啊。

至于问荆听到这个声音自然也是激动万分,立即仰头看去,只是虚空已经空无一物。

莫清鸢抬头的时候也没用看到人,有些诧异,这声音是如何传来的。至于这附近的结界倒是不少,想到此处,不免直接看向结界,终于在结界之中找到了他们一群人的身影。

小猫仔今天则是分外乖巧的待在肖蓉蓉怀里,毕竟莫清鸢今日的比赛并不方便带着小猫仔,小猫仔这会儿还是有些害怕的,毕竟人有点多,而人一多,小猫仔最常做的事情就是躲起来。

肖蓉蓉的胳膊下面躲着那只小猫仔的脑袋,整个身子完美的在她腰间,就好像带了一个绒绒的腰带一般。

“那就过来吧。”邢长老的声音继续传来。

“是。”结界中的人直接使用灵力将那擂台移出结界,直接飘置中间广场位置。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擂台突然出现。莫清鸢只是简单看了一眼,就已经发现这擂台有些特别。

“此次比赛使用的擂台可以供你们使用一些高阶的法术,当然前提是你们会。”邢长老继续说道。

“现在开始抽签。”邢长老说完已经将灵力输入到一旁的石碑上。

黑色的石碑上原本什么也没有,这会儿直接出现了两个人的名字,严翊,以及言松。

莫清鸢有点诧异,原来这最后的比赛是要所有的人都有可能碰到啊。

名字的后面并没有其他的信息,但是他们各自的玉牌已经开始出现信息。在一片安静中言松以及严翊直接起身上了擂台。至于夙念云几个人早已经在擂台出现之后就下台去休息区看比赛了。

莫清鸢没怎么注意言松和严翊的上场,反倒是目光跟随者夙念云的方向,他身边的几个人莫清鸢觉得自己没有见过,不过说起来自己见过的也就是上次他们一起历练的队伍。而这几个人的衣着服饰均有不同,看起来是几个仙门一起维护的了。

问荆自然目光也是一直追随着夙念云,等到夙念云坐好之后,她才想起莫清鸢来,随后目光直接看了过来,只是这会儿莫清鸢已经开始关注比赛的现场了。

问荆看到莫清鸢眉头直接皱起来了。昨天她前去找过祭司殿的长老,想请求长老同意直接将莫清鸢的玉牌中输入他们缥缈宗的名字,本来那位长老已经同意了,结果就是今日台上的这位邢长老直接过来呵斥她一通不说,还引得那位长老也被罚了。

想到这些,问荆直接扭头不在看她,虽然之前和莫清鸢打过,但是她还是在心里祈祷着莫清鸢的失败。

比赛场上,双方行礼之后已经开始真正的较量。严翊是木系的原本就克制土系的言松,只是这会儿言松并没有表现出一点狼狈。擂台上的土系灵力也在跟着他的动作发生着转变。

张欣很是激动却又不敢肯定地凑到莫清鸢耳边问:“默默,木系可以打败土系的吧?”

“姑娘,你是不是忘了木克土啊。”莫清鸢随意的笑着说道。

“啊,那是不是言松要输啊?”张欣瞬间有点不高兴了。

“也不一定啊。”莫清鸢看着场上的法术的较量说道。

“这么说,那个偷猫贼会输?”张欣饶有兴趣的小声问道。

“咳咳。”莫清鸢有点尴尬,随后也小声的说道;“别这么称呼人家,再说了,输赢乃是常事,你现在可以积累一下经验。”

“哦哦。”张欣点了点头老实的坐好看比赛。

场上,严翊的藤蔓直接被言松的万丈高山挡住,甚至脚下的大地也开始出现一段段的地刺。

严翊直接将藤蔓绑在山顶上,顺势朝着言松而去。而言松则是顺势收回了那段山峰。

严翊险些摔倒在地,之间之间的种子瞬间已经长成大树,而他也直接跳跃在树上。

莫清鸢有些看不下去,按理说木系应该是治疗术为主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人都是使用藤蔓了,害的她也得入乡随俗。

场上的变换持续的时间不长,因为严翊没有料到言松不止是个土系的,居然还是火系的。

按理说若是双系的提前都会有资料表明,可偏偏,这个人的信息显示,一直以来,这个人都是单系修行啊,可是就在今天,居然就变成了双系。这让严翊措手不及之下,自然输了。

言松也是松了口气,第一仗算是打赢了啊。至于自己的双系,其实在进入学院之后才出现的,知道的人也只有修睿,毕竟平日里两个人都是一起修炼的,自然他的火系灵力使用也是修睿教的。

木灵院的院长也是有些惊讶,这孩子居然不声不响的修炼了火系法术啊。还真是让人惊喜。

严翊有些失落,他怎么也没想到才第一场比赛,他就已经失败了。有些沮丧的站在台上。

“第一场,言松胜。”邢长老的声音有些没有什么感情,毕竟这种比赛他看的多了,毕竟常年帮助这些仙门举行这样的比赛,差不多每年都是这样,自然也没什么新奇的。只是想到莫清鸢那个二阶的,还是随意的看了一眼。

小猫仔在比赛开始的时候,还是偷偷地探出头来看热闹,毕竟台上的声音还是比较响亮的,她自然要看看危险来自哪些,需不需要逃跑。

“第二场,房成,赵迪。”等到言松以及严翊下场之后,擂台也恢复了原样。邢长老又开始了第二轮的宣布。

两个不认识的人直接上场。莫清鸢仔细看了看两个人的情况,觉得这次的比赛说不定会平局,毕竟两个人的实力看清来半斤八两。

行礼之后,比赛就真的开始了。而这次出现的是一个水系和一个冰系。

莫清鸢随意的瞟了一眼四周,惊奇的发现居然有些仙门的人会认真的看比赛,只是莫清鸢有些纳闷,这样的比赛,他们应该看了不少了吧,怎么感觉,看的很是认真呢。

顺着他们的目光,看着台上的两个人,明明不能算是最佳,居然能够让这些人这么感兴趣。莫清鸢觉得就算是他们输了也是光荣的了吧,毕竟已经引起这些仙门的注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