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8 05:29:23

最新章节: 阳光晒在身上很是温暖,让莫清鸢一瞬间有种忘却一切的冲动,小猫仔在一侧小声的叫唤,云雅正一边煮茶,一边瞄了一眼小猫仔,小猫仔吓得想要躲开,却被莫清鸢一把抓上来。放到肚子上摸着小猫仔的脊背。莫清鸢有些开心,虽然看不到了,可是这一伸手,还是很容易就把小猫仔抓到了呢。云雅正觉得小猫仔有些碍眼了,真的是一点

第一百三十五 比赛进展(二)

“你是不是忘了,默默说了焰生是双系。”肖蓉蓉在一旁拿着小猫仔的爪子点她。

“额。哎呀,看来焰生的胜算大呀。”张欣瞬间兴奋起来。莫清鸢在一旁也笑了笑没说太多,虽然表面看那个唐轩是单系灵力者。只是他身上还隐藏着木系,只是被他身上的一块玉佩给挡住了,故而现在只能显示单系的灵力,也就是水了。

两个人的比赛很快就开始了,擂台上直接泾渭分明的显现出两种不同的灵力碰撞。水火不容在擂台上显示的分外明显。

张欣以及肖蓉蓉还有莫清鸢这会儿不在聊天,反而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场上的动静,很明显,唐轩的水系压制着衍生的火系,只是就算是这样,焰生的举动依旧没有显现一丝一毫的慌乱之意。

就在唐轩使出巨浪滔天之时,焰生也已经将火系的烈焰冲关给用了出来,这一瞬间,擂台之上更是直接爆发出一阵热浪。

随着这招的结束,唐轩也亮出了自己的底牌,木系,而焰生虽然诧异,依旧继续用着火系灵力,虽然他的火系灵力不算多了,只是给着一个随时会把灵力转换的家伙,多少页算是掌握了点点的窍门,不算多,至少关键时刻也可以转换转换。

至于他的对手水系灵力不足之后,只能用木系了,但是瞧见旗鼓相当的对手居然还是使用火系的时候,他的眼睛里还是有些迷茫的,是自己的错觉嘛。

木系的藤蔓还没有到焰生身边,火焰已经翻滚而来。

邢长老有些诧异的看了焰生一眼,原本是打算看看那个二阶的是怎么运用灵力到现在的,结果居然让他发现了一个宝贝啊。这手灵力转手分外精妙啊。

擂台上的比赛也让众人诧异了一番,谁也没有明白焰生究竟是怎么打赢了唐轩,毕竟看上去唐轩的灵力似乎比起焰生要多点的,只是怎么就打着打着,唐轩的水系灵力不足了呢。

“焰生胜。”邢长老的脸色好了不少的宣布道,自己总算是找到了一个感兴趣点的人啊。

莫清鸢有些惊讶,原本只是给焰生讲过的情况,没想到他居然真的成功了啊。

张欣和肖蓉蓉更是激动地对了一掌。小猫仔则是在肖蓉蓉腿上左看右看。

“接下来,饶峰对阵鳗鲡。”邢长老等到两个人都离开了擂台之后,继续抽取下一组的比赛人员。

莫清鸢觉得这次他们的人好像都是挺靠前的,不过早点比完了,也可以早点回家不是。

饶峰在众人的祝福中上台。两个人行礼之后,就开始了新一轮的比赛。

饶峰是金系,而他的对手则是水系的。两个人本质上不存在相克,自然打起来就有点意思了,只是显然一个适合远攻,一个近战好点。

比赛自然不会照着某个人的意愿来,反正都是随机抽取出来的,或者说场上唯有邢长老有这个权利选择人员,但是至少参加的人员并不知道这件事。

场上的比赛还在进行着,大家自然也认真的看着比赛,没多大一会儿,邢长老再次制止了两个人,直接说道:“饶峰胜。”随后就将两个人赶下擂台。

饶峰还有点懵,更不用说他的对手鳗鲡了,这比赛进行的正是精彩的吧,凭什么就说自己失败呢。

这些话鳗鲡自然直接说出来了,对于这个结果,她还是不服的。

至于邢长老眼皮连抬也没抬。直接说道:“灵力不足打什么。”此言让鳗鲡脸青一下白一下,她的灵力对于这一击之后,确实会有所不足,但是她从来没有以为对手就会剩的多。

邢长老自然没有再给她解释,挥挥手就将人丢了出去,“下一局,姚远,程雪。”

饶峰耸了耸肩没说什么话,快步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直接对着言松说道:“还真是和邢长老说的一样呢。”

“那是自然,那位前辈可不是普通人的啊。”言松直接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啊?”张欣好奇的凑过去问。

“这位邢长老以前是祭司殿的人,不过呢,现在不算是了,只不过每次举行这样的比赛还是会邀请他过来,因为算起来他不算是任何一个仙门的人,所以最是公正不过了。”言松笑眯眯的解释道。

擂台上的比赛已经开始了,两个人这次都是水系的人,打起来自然是水花四溅。

听到言松的话语,张欣还是好奇的看了一眼那位邢长老,就见那位长老还是一脸不耐烦的站在那里等着台上的比赛。

“看上去这位长老不好相处呢。”张欣小心翼翼的说道。

“那是,要是好相处,怎么也不会落了个自己一个人呀。”言松直接说道。只是他们的话音结束,就见那位邢长老好像什么都知道一般的朝着她们这个方向随意的看了一眼。

言松瞬间感觉到一阵压力,至于张欣更是吓得变了脸色。

莫清鸢看了看台上的比试,直接越过张欣将肖蓉蓉身上的小猫仔抱过来,张欣瞬间觉得自己身上的压力好像小了一会儿,自然也不敢再说什么。老老实实的看比赛。

而小猫仔的脚自然也不经意的的踹了言松的脑袋一脚,言松很是不可思议的发现自己感受到的压力好像一下子没有了。瞬间也松了口气。

台上的邢长老自然不会和这些人计较什么,毕竟这么多年的江湖也不是白混的,只是看过去纯粹是好奇,什么样的人这么大的胆子在这里说他的是非。

擂台上的比赛也在众人的眼下产生的改变,程雪的攻击虽然也弱了,但是对手明显已经跟不上她的攻击,最后的一击巨浪滔天,瞬间将对手卷到半空。

邢长老直接挥挥手,将上空的人拉回来,顺道宣布道:“程雪胜。”

程雪松了口气,总算是赢了啊,而她的对手只剩下一阵阵懊恼,应该要保存些灵力的啊,怎么就没注意呢。

“下一局。”邢长老说着石碑上面已经开始出现了新的名字,“金语凡,牧帆。”

听到熟悉的名字,众人的目光自然聚集到熟悉的人身上。金语凡就在学员的眼中上场。林淼原本想说些什么也没用说出来,毕竟说起来,金语凡掌握的已经不少了。

至于木灵院的院长自然没有什么说的,说起来他们只是见证者,需要的还是这些孩子们的努力。

张欣经过刚才的事情自然不敢再和四周的人说话,只能坐的老老实实的看着台上的变现。

擂台上的两个人相互行礼之后就开始了这一轮的比赛。

一看到两个人的武器已经灵力转换,张欣再次忍不住想要说话却还是停了下来。至于莫清鸢则是好奇的看了一眼仙门众人,发现他们再次聚精会神的看起来比赛,莫清鸢瞬间皱起眉头,这是第二次了啊,他们这般专注的看比赛,就连刚才出现的雷系他们也只是随意的看了一眼。

可是现在,这两个人说起来和之前那局若有相同点的话,那只能说是有一个冰系的人了。

莫清鸢觉得这些仙门像是在找冰系的人员一样,只是这样又是为了什么呢?

尽管她没有想明白,但是在心中已经觉得自己不能使用冰系的法术了,虽然说不定他们之间会有自己的资料,但是只要自己不用的话,那么他们也是会自动忽略的。想清楚,莫清鸢也就没再说什么了,直接凝眸看台上的比赛。

擂台上金语凡的木系可以说已经算是他们这些年轻人之间算是不错了,只是,她的对手牧帆,作为冰系的人员,自然本事也不是虚的。

一招冰天雪地,瞬间将金语凡的木系法术封存在雪花之中。

而莫清鸢自然也察觉到一点,就是缥缈宗的那位宗主眼前一亮,莫清鸢不免抖了抖,心中祈祷问荆不要想起来自己曾经使用过冰系的法术。

不知道是不是莫清鸢的祈祷起到了作用,问荆也只是无聊的看着比赛,并没有说什么话。

擂台上的比赛很快出现了转折,那些被冰封的种子,在一瞬间生根发芽,而牧帆一个不察,就被金语凡的藤蔓缠住。

“金语凡胜。”邢长老随手将两个人赶下擂台说道。

擂台很快将两个人的痕迹清除干净,邢长老直接就开始抽取下一轮的人员。“钱瑶锦对阵孙慕言。”

莫清鸢原本以为这次不是他们的人比赛了,结果就看到他们这边的一个人站了起来。和回来的金语凡擦肩而过,顺便也只是点头示意。

几个人随着孙慕言的身影到台上。而他的对手也已经来到了台上,两个人的灵力一运转,张欣就开始紧张起来,这是不是又是土系和木系的比拼啊。

而这次他们的人是土系的,而不是木系。

台上的比赛很快就开始了。原本应该可以克制的对手却偏偏展现出来的实力让孙慕言克制不住,张欣直接抓住莫清鸢就问:“看上去好像不妙啊。”

“别急。慢慢看。”莫清鸢安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