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8 05:29:23

最新章节: 阳光晒在身上很是温暖,让莫清鸢一瞬间有种忘却一切的冲动,小猫仔在一侧小声的叫唤,云雅正一边煮茶,一边瞄了一眼小猫仔,小猫仔吓得想要躲开,却被莫清鸢一把抓上来。放到肚子上摸着小猫仔的脊背。莫清鸢有些开心,虽然看不到了,可是这一伸手,还是很容易就把小猫仔抓到了呢。云雅正觉得小猫仔有些碍眼了,真的是一点

一百三十六 比赛进展(三)

张欣听闻继续扭头看比赛,既然默默让她继续看,那就表示有可能会有转折。

而台上的比赛在一面倒的局势下持续到了最后。

“钱瑶锦胜。”邢长老的声音传来,张欣直接看向了莫清鸢,不是说有转折的吗,怎么会一点都没有呢。还是一面倒的局势啊。

“毕竟实力有点差距。”莫清鸢拍了怕她的肩膀说道。

“我还以为会有转折呢。”张欣很是委屈的看着她。

“乖,咱们的人回来了,来看过去。”莫清鸢直接说道。张欣离开转换笑脸,瞬间又觉得不对,立刻收回了笑容。

那位孙慕言有些沮丧的回来。言松直接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坐下来。两个人凑在一起说话。

“下一局。”邢长老说着,就见石碑上已经开始显示出来了人名。“修睿、李芸”

几个人纷纷给修睿加油之后就看着他上台,说实在的他们这些人还真的没有见过修睿输,自然也不怎么担心,反而有点害怕他的对手会承受不住了。

擂台上两个人终于行礼之后就开始了比赛,李芸觉得自己好像还没怎么使用灵力就被对手给打败了。

言松几个人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至于修睿则还是一副轻松的样子,和上台的时候一模一样。

邢长老对于这场比赛还是微微点了点头,“修睿胜。”李芸万分懊恼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同伴都给予安慰,对手太强了,这点谁也料不到。

木灵院的院长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修睿一直都是学院里的佼佼者,虽然只是一场简单的比赛,但是也保持着他平日的稳重,木灵院的院长自然满意。

“下一场。”邢长老的声音继续传来“常如溱,周木木。”

常如溱这段时间一直和自己的家人在一块,就算是学院这边留了住处也没有回来过,毕竟她是世家子弟,只是在学院学习而已,毕竟在学院学习也可以拥有一个名额参加比赛。

至于家里的那个,她从来看不上,她还是喜欢和这些世家子弟在学院争取。

只是骄傲如她,怎么也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天,被一个比自己低贱的人吊在船头,甚至连报仇都不能。

这些时日,她依旧努力练功,为的就是有朝一日,亲自将敌人斩于马下。甚至连问荆找她都没有出去,尽管她知道问荆找她也是为了对付同一个敌人。

而如今一步步朝着擂台而去,为的就是检验自己的努力成果。

擂台上两个人站定之后先是行礼,随后才开始了真正的较量。

问荆对于常如溱的出现还是表现出微微的不满,原本想着两个人算是队友了,可是在自己前去找她的时候,居然直接拒绝和自己见面。虽然事后她也像自己解释了缘由,但还是让她不爽。

毕竟她觉得说服冷霜雪没有成功的原因就是因为常如溱不在,毕竟没有一个熟悉的人,怎么可能轻易同意。

至于常如溱所说的拉拢金语凡,问荆也觉得有点不可能,怎么说也是一个院长教出来的。到时候团结友爱让她们吃亏招谁说理去。

就在问荆胡思乱想的时候,台上的比赛也到了尾声,常如溱虽然失败在莫清鸢手里几回,但是人家依旧是水系的第一人,自然实力也不一般。

这会儿周木木显然已经支撑不住,随着常如溱的最后一击,直接倒地。

邢长老看了常如溱几眼,直接面无表情的宣布:“常如溱胜。”

观众席间传来的欢呼让常如溱嘴角扬起一丝笑意,随后觉得不太合适,又收回了笑意。

莫清鸢单手撑着脑袋,顺便一手抚摸着她的小猫仔,看着常如溱在台上的表现,随后收回目光,有点惋惜,按理说她和常如溱没有什么大矛盾。

只是小矛盾慢慢积累,反而成了大矛盾,就像现在这样,她为了赶超自己,已经有点走火入魔的迹象了,莫清鸢好想告诉她,不用赶超,她的木系会一直保持的,只是说出去,恐怕也会有人不信。

毕竟祭司殿的人都没信呢,不然怎么到了现在还有人跟着自己监视呢。

“下一场。”邢长老的声音继续传来,接着众人的目光也看向那块石碑,就见石碑上出现了凌雪以及孟雨柔的名字。

“等下,那个孟雨柔,是我认识的孟雨柔吗?”莫清鸢指着石碑上面的名字很是诧异的问道。

“如果你说的是咱们学院水系的孟雨柔的那就是了。”林淼笑着回答。

“为什么她都可以?”莫清鸢很是惊讶的问道。张欣也诧异的看向林淼,至于肖蓉蓉想了一下就明白了,直接看向擂台。

“这仙门大比给予这些世家也有一定的机会,只要他们能够通过第一关的测试,自然可以。”林淼犹豫了一下解释道。

“这么好啊,只用参加一场。”张欣诧异的说道。

“也不算,毕竟这场比赛才是重点,如果他们的能力不能被仙门所接受,自然还是不能算的。”林淼笑着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莫清鸢点了点头。

在几个人的聊天中,孟雨柔也已经上了擂台,莫清鸢看过去的时候,果然是之前认识的那个啊,心中不免觉得果然还是世家的子弟有好处啊。

擂台上孟雨柔也和对手行礼之后开始了新的对决,莫清鸢顺便注意着那些仙门的举动,果然再次看到这群人对于冰系的关注,当然其中也有不怎么关注的。所以莫清鸢还是有些不太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让这些人这么注重冰系的比赛。

而擂台上,孟雨柔的水系法术也算是炉火纯青,只是她的对手每每都将她的法术直接冻成冰。

接着就是冰与水的战斗,场上的比赛持续的时间并不久,孟雨柔没过多久就已经脱力了,自然胜利的旗帜也没有偏向她,直到被冻成冰,孟雨柔才觉得一阵心悸,毕竟最近所见到的,就是这样的情况,那冰雕的人让祭司殿的人都害怕,更何况是她。

而这冰雕的出现也让仙门的部分人眼前一亮,随后就是皱眉,这冰雕的力量果然和之前的不同,或者说是威力连一星半点都不到。

邢长老只是随意的看了一眼,顺手解除了孟雨柔身上的冰术,随后淡淡的说道:“凌雪胜。”

凌雪眼中闪过一丝激动,自从去过落花城,她就开始憧憬那种力量,只是明显她的力量还不够,只能将人冻住,但是冻住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根本就达不到那个冰封落花城的人的地步。

只是前两日城郊的冰雕,她自然也知道了,顺道还去看了看,见到那一模一样的冰雕,除了激动,就是觉得自己也可以拿来用用,虽然只是一瞬间的,但是她相信这些参加比赛的人肯定也会心惊,只要有一点破绽,她都会赢。

结果,果然如此。

孟雨柔有点恍惚,这冰雕术还有失败的时候,恍惚着回去,常如远已经在那里满脸心疼的等着她。

孟雨柔有点迷茫的看着他。常如远直接说道:“那个人并不是冰封落花城的那位。”声音很小,仅供孟雨柔听到。

孟雨柔听到此言,直接扭头看向从台上下来的另一个人,那个人的位置距离她还是有点远的,顺便说人家回来根本就没有看她,直接朝着自己的同伴展现自己的风采。

孟雨柔攥紧了手,跟着常如远回去。常如溱见到她回来直接就开始嘲讽:“不过一个小小的冰封术,你居然都能愣神,我现在倒是觉得我们两家的联姻可以取消了。”

孟雨柔心中一紧,不等她说话,常如远已经皱着眉头说道:“姐,你够了,反正你自己也打不过那个原清默。”

“闭嘴,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弟弟的份上,我一定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常如溱恶狠狠的说道。

“哼,只要你不说雨柔,我何必和你较劲,雨柔又没有做错什么。”常如远直接怼回去。常如溱瞪着他,心中的火气不断。

擂台上新的比赛已经开始,这次出现的名字则是两个不认识的人,土系的古原清以及水系的谢文宇。

比赛持续的时间不长就已经开始了下一局的比赛。毕竟两个人的实力还是有些差距的。

而众人的比赛持续了三天,一百四十三名参加的人员才比赛完,进入到第二轮的比赛。而失败的人员也并没有离开,毕竟仙门收徒有时候看的也是缘分,就算是自己此刻输了,谁能知道柳暗花明处会不会又有一村呢。

就好像比赛中输给了莫清鸢的雷放,现在已经被星陨阁接收,毕竟稀有的灵力还是比较有市场的。

至于还在比赛中就被仙门预定了的,自然也不在少数,只是这其中没有莫清鸢的影子就是了,毕竟她的本事真的不能算是比较好,只能说是灵宝稀有而已,而这东西,只要有了技术都是可以练出来的不是。

而这次被仙门预定的则是以冰系居多,不少人捶胸顿足,早知道当初觉醒冰系啊,也不至于现在自己被仙门拒之门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