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8 05:29:23

最新章节: 阳光晒在身上很是温暖,让莫清鸢一瞬间有种忘却一切的冲动,小猫仔在一侧小声的叫唤,云雅正一边煮茶,一边瞄了一眼小猫仔,小猫仔吓得想要躲开,却被莫清鸢一把抓上来。放到肚子上摸着小猫仔的脊背。莫清鸢有些开心,虽然看不到了,可是这一伸手,还是很容易就把小猫仔抓到了呢。云雅正觉得小猫仔有些碍眼了,真的是一点

十一 被烧毁的神灵

旭阳歪着头有些疑惑,随即有些不满的对着夙念云说道:“娘亲,她们好坏啊,把爹爹当妖怪打。”

“去找村子的村长,问问看这村子里有什么所谓的神灵或者妖魔。”夙念云对着萧月楠说道。

萧月楠转身前去找人。旭阳这会儿还在皱着眉头看着自家爹爹。

莫清鸢觉得自己有些倒霉的,还没搞清楚这结界的问题,这里就又来了五位穿着白衣的姑娘。最开始莫清鸢还以为是来救自己的人,结果这些人进来看到她立即就攻击过来。一边攻击一边说自己是妖女。

莫清鸢都被气笑了,若是出现在这里的是妖女,那她们不也是了,可关键的是莫清鸢遇到的是不讲道理的人,自己没法说通。只能打起来了。

这结界中的花草在她们打起来的时候很是兴奋,花瓣纷飞,小草在不住的摇摆,更不要说那棵大树了。

若是没有这些人来打架,莫清鸢还是会觉得这里还是有些美丽的。

萧月楠很快就把村子拽了来,村子里的人也跟过来不少,“你们这是会触犯神灵的。”村子是个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但是此时在萧月楠手中就好像没长大的孩子一般气急败坏。

“是是是,你已经说了不下十遍了,你神灵呢?”萧月楠毫不介意的说着。

“你,”那村子气急了,却是毫无办法。

“你说的神灵是哪个?”夙念云接过话语问道。

“我们这里是被神灵保护的,你们最好别反抗,至于刚刚跟着你们来的姑娘,神灵肯定已经将她带走,已经成为祭品了。”村长有些语重心长的说着:“你们还是有救的,只要你们对神灵诚服,神灵自然回保护你们的。”

“所以你们村子里的女人都是被神灵带走做了祭品?”焰生有些震惊了。

“女人是罪恶的根源。”其中一个村民很是不屑的说道。

“就是。就是。”跟着就有村民附和。

“既然神灵要让我们诚服,那我们是不是要拜见一下。”夙念云问道。焰生有些不解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想到什么似的没在说话。

“不用,不用。在你们进村子之后,神灵就会保护你们的。而那些罪恶之源,神灵自会处理了她们。”村长见有人上道还是很欣慰的。

“这怎么行呢,神灵既然帮助了我们,我们自然是要道谢的 。”夙念云的话让旭阳也有些疑惑。随后拉了拉自家娘亲,示意他低头。夙念云有些诧异,却还是蹲下来,旭阳凑到他耳边说了几句话,夙念云眼中有些惊喜。这儿子果然没有认错。

“这,你们有这心就成。”村长乐呵呵的说道。此时显然已经忘记刚刚萧月楠的无礼。

“是嘛。”夙念云说着已经站起来,接着飞身而起,手中赫然出现一把火光琳琳的剑,村民们有些震惊的看着他。夙念云并没有停留太久,直接一剑劈向村子中间的大树。

村长一看瞬间急了,“你们,你们这是要触怒神灵的。”

焰生及萧月楠几个人这才明白,原来所谓的神灵是这棵树啊。

不远处有些五个人过来,从他们的服饰显然可以看出是缥缈宗的人。缥缈宗的弟子都是穿着白色的衣衫,男弟子的衣衫上会在衣襟处绣着对称的祥云图案,女弟子的则是会复杂些,衣襟以及袖口处都会有些祥云的图案,还有在衣角处也会有。

“夙师兄,萧师兄。”几个人过来就对着夙念云和萧月楠行礼。萧月楠也开始装起稳重,毕竟在外人面前,还是要注意形象的。

村中的这棵大树此时承受了夙念云一剑之后,他们就觉得眼前的大树有些歪歪扭扭的样子,紧接着大树直接裂成两半。村民们都震惊的跪在树周围,祈祷着自己的神灵再次复活。

大树裂开之后从中也飞出了一道身影,紧随其后出来了三个白衣的姑娘。旭阳在第一道身影出来的一瞬间也飞奔过去。等莫清鸢站好,他已经跑到身边抱住她的腿,一脸求表扬的表情。莫清鸢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三个姑娘一见自家的师兄弟。“孟师兄,这人是妖怪的帮手,就是她害的雅雅师妹和霜雪师妹命丧妖怪之手。”

“什么?”五个人瞬间带着杀意的看着莫清鸢,莫清鸢站在不远处,看着夙念云问:“他们到底都是什么人啊,不是让人守在村外不让进来了吗?”

“缥缈宗的。”夙念云简明扼要的说道。同时扭头对着刚来的孟远帆说道:“这是误会,这位鸢姑娘不是妖怪的帮凶,她也是刚刚和我们一起,不小心被妖怪带走的人。”

“夙师兄,你别被她骗了。”一旁一位白衣的姑娘有些急了,“她根本不是好人,如果不是她和我们缠斗,两位师妹也不会被妖怪带走了。”

“嗯,说得对呀,要不是某些人一进去就眼瞎的要打架,也不至于害了自己的师妹。”莫清鸢也点头随口说道。

“你胡说。明明都是你的错。”

“这些村民这一脸愤恨的看着我们是几个意思?”莫清鸢不再理会那炸毛的姑娘有些不解的问夙念云。

“你们这些人不可饶恕,居然毁了我们的神树。”其中一人有些恼怒的看着莫清鸢说道。

“谁说你们的神树被毁了?”莫清鸢有些不解,这树妖明明还好好地怎么就说被毁了呢?

一群人都朝着那裂成两段的树看去,随后在看着莫清鸢。“你就是个骗子,女人都是罪恶。”村民的愤怒也在这一刻到达顶峰。

“哼,凡夫俗子,你们懂什么。”那白衣的姑娘显然也是生气了。

“罪恶啊?焰生再加把火。”莫清鸢觉得既然已经是罪恶了,那就在罪恶点吧。

“是。”焰生说完一道火拳又打向众村民中间的树,大树一瞬间燃烧起来。村民也吓得纷纷后退。

“身为罪恶,若是不做点罪恶的事,很是对不起你们给的称呼啊,刚才谁说的来着,来说说哪个房子是你家的,我给你添把火。”莫清鸢笑眯眯的说道。

“你,你……”那村长颤抖着指着她有些震惊。

“嗯嗯,怎么了,你是手不想要了,还是家不想要了,说下,我帮你,保证没有痛苦。”莫清鸢继续说道。那村长瞬间缩回自己的手。

“哼,夙师兄你看,我就说她不是个好的。这么威胁普通人算什么,还说不是妖怪的帮凶,我看她肯定是个魔修。”那白衣的姑娘此时已经凑到夙念云身边看着莫清鸢满是厌恶。

“现在带着你的人给我从这出去,要是我看到这村里还有一个人,你们这村子就不用要了。”莫清鸢笑眯眯的样子已经让村民觉得有些恐怖了,而现在听到威胁,也纷纷后退,有几个人偷偷地跑走,随后是众人都逃走。速度之快让人惊讶。

“嗯,那谁,你能保证打妖怪的时候不会伤到这些普通人的话,我可以帮你把他们在召回来。”莫清鸢见村民都逃离之后才扭头看着夙念云身边的那人说着。

“哼,你。”

“现在要开始了吗?”夙念云直接打断那姑娘的话,问莫清鸢。

“不清楚,这树妖的情况没摸清楚。”莫清鸢也不再理会那姑娘。

“要在进去吗?”夙念云有些担忧了,这次是碰巧旭阳看到了问题,再进去的话出不来又该怎么办呢?

“这都烧了,也没见树妖有反应,莫非这不是分身?”莫清鸢也诧异了。

“你这妖女不会是打算把我们都困在这儿吧。”那姑娘一直对莫清鸢有着敌意,莫清鸢没去计较。毕竟不熟。

“明明是你自己硬要闯进来的。”旭阳站在莫清鸢身边直接说道。

“你个小孩懂什么,你娘没教你大人说话小孩少插嘴嘛。”那姑娘瞬间也恼了。

“娘亲,为什么大人说话小孩子不可以说话?”旭阳扭头问自家娘亲。

“她怕你说错话。”夙念云过来摸了摸旭阳的脑袋说道。那姑娘却是瞪圆了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

“你这妖女,凭什么让你那野种儿子叫夙师兄娘亲。”

“嘴巴放干净点。我儿子乐意叫什么就叫什么管你什么事啊。”莫清鸢瞪回去。

那姑娘正要继续说话,这村子里突然开始下起花瓣雨,让看戏的人才反应过来自己是来捉妖的来着,不是看戏啊。孟远帆也上前先将师妹们保护起来。

旭阳扭头就抱着自家爹爹,莫清鸢低头看他。“爹爹,我要保护你。”稚嫩的声音有些庄重,莫清鸢却是笑了。摸了摸他的头。花瓣落在地上,迅速长成一株株花草,没一会儿,这因为寒冬有些萧条的村庄触目可及的都成绿色的海洋了。

空气中也有是花香中带着青草香,那燃烧着的大树,还是燃烧。

众人此时已经围在一起。中间的自然是几位姑娘,毕竟这地方认准了找姑娘们的麻烦。那一直仇视莫清鸢的人此时却是恨恨的看了她几眼,随后站的离她远些。